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调查研究 >> 从文本走向本文——浅说《苗年》
从文本走向本文——浅说《苗年》
作者:龙仙艳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23 阅读:3270

内容摘要:《苗年》里长时段的田野调查、娴熟的理论驾驭以及深厚的语言学修养可以视为著作从文本走向本文的个案。

关键词:苗年 文本 本文

引言

201218日,川大校内。一位彝族同学热情地问我:“XX,你是苗族,怎么不回去过苗年呢?”

我反问:“苗年,什么时候过苗年?”

她惊讶地说:“苗年你自己都不知道吗?我们西南民大黔东南台江的几个学生都请假回去过苗年了,学院还有几位老师一起去田野调查呢!”

几句简短的聊天,我却怅然若失。

对于自幼在松桃苗族自治县大兴镇银岩乡一个叫茶园的偏僻苗族村寨生长的我,我在每年汉族的春节过年即Ghuat Janb,而对于苗年的了解哪怕从书本上都知之甚少。得知《苗年》通过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审核目录,拜读吴正彪教授山地文明的典藏中《项目纵深》系列作品之《苗年》后,虽著者为学术前辈,笔者同为苗族人,属于人类学所言的主位眼光,因而对《苗年》的评议也许为客位的他者所质疑,然所思所困,不吐不快。

《苗年》于2011年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其具体章节有绪论:苗年的时间和空间分布;第一章:苗年的起源与变迁;第二章、苗年的活动内容;第三章、苗年的基本特征;第四章:苗年的保护与传承现状及发展趋势;第五章:苗年在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研究价值共18万字。

苗族知名学者在其序言中对逐步著作了如下评价:

这回用汉文撰写的《苗年》,既有丰富的历史文献,又包含了深入的田野实录;有长短不一的口传颂唱,也有具体生动的仪式描写,有翔实的访谈、辨析,也有独到的个人见解,整体上不失为同题著述中有创新和推进的力作。 

《苗年》不是著者相关研究的第一步专著,他于2006年出版了相关的研究成果《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虽然著者在《苗年》后记中著者写到:这本《苗年》绝对不是在炒《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的“冷饭”,更没有“移花接木”地把前面的书稿进行“复制、粘贴”然后“翻新”一下了事。之所以这样诚惶诚恐的解释是因为学术要求创新,为此为了避免他人误会著者特意申明。笔者却认为这两本著作之间固然没有任何重复和抄袭,然而两者之间却联系紧密,《苗年》可以看成《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的深度跟踪:如果说《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是著者“让自己走出文本看文本的初次尝试”的话,那么《苗年》可以看成是著作从文本走向本文的思考和沉淀:较之《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纯文本记录和分析;《苗年》注重实地调查与采访。

细读苗族学者吴正彪的《苗年》后,笔者认为从文本走向本文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理解即广博的知识储备、扎实的田野基础、深厚的语言学功底。

(一)文本:广博的知识储备

笔者在对苗族资深学者杨培德的田野采访时,他提出民族青年学人至少必须具备三个方面的知识涵养:国际理论——现代的知识都是西方人来建构的;汉族文化——汉语长期以来的表述内容和表述传统;民族知识——这是民族研究的根基,只有三者的融会贯通,你才能与他人对话并避免自说自话。

文本的重要性在于其是走进文本的重要参照,为此广博的知识储备是任何一本人类学专著的基点。在全文尤其是综述部分,可以看出著者对国内文献的重视,虽然没有列出参考文献,但从阅读中可知引用了《苗疆闻见录》、《百苗图疏证》、《楚南苗志.湘西土司辑略》、《文化格局与人的表述——当代西方人类学思潮评价》等汉文文献,还参照了大量的民族文献如《苗族文化史》、《走进苗族人》、《口传诗歌总的非口语问题——苗族古歌的语言研究》与各类志书如《丹寨县志》、《三穗县民族志》、《剑河县民族志》等,正是基于广博的知识储备,他将苗年的特征概述为:区域性苗族支系的集体性、物质与精神需求的功能性、节日仪式以及活动形式的模式行、社会发展的变异性等

更值得提及的是著者对西方人类学理论的娴熟运用:在第三章苗年的基本特征中提到物质与精神需求的功能性中运用了马林诺夫斯基的“功能主义人类学”;在论证活态的苗年资料为研究提供理论时借鉴了古典进化论学派的“残存法”;在探讨苗族的大多“吃”文化,如苗年为nongx niangx hmongb,“姊妹节”为nongx gad liangl,吃新节为nongx gad hvi,吃鼓藏为nongx niel等引入了解释人类学的“深描”说;此外,在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背景下,探讨了苗年在人类口头与非物资文化遗产保护中的研究价值。


(二)本文:扎实的田野基础

从文本走向本文并非是一句理论口号或政治纲领,需要著者眼光向下的理念。反思长期以来太多的学者一方面言必谈西方,对外国理论赞誉有加并长期地对国外理论不加以思索的加以,另一方面却忽略民俗、民间、民众的地方性知识,忽视或遮蔽主位的表达。从文本到本文的第一步即走向田野,强调实地调查。《苗年》的扎实的田野基础首先来源于大量实地调查,作者参加了不少于X次的苗年,采访了不少于X位民族文化持有人如王凤刚、潘大和等;其时间较为表面的是“经过一年左右时间的实地采风,终于有了《苗年》这本书”,其实追溯的学术渊源的话,则《苗年》可以视之为2006年出版的《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又一纵深跟进,而后者最初的搜集源自于1991年的搜集和整理,历时二十年,可谓厚积薄发。

此外值得提及的是,在绪论部分,作者先就苗年的定义、苗年的他称和自称做出概述。在简短地对介绍苗族方言区后水到渠成地对苗年的时间和空间分布上做出勾勒:以历代汉文献记载为历时线索;以母语三个方言区的口述资料和现存的活态苗年为共识呈现,在苗学研究史上第一次将三个方言区的苗年综述于此。较之于仅仅关注某一个方言区的区域局限,三个方言区的并置使得对于苗年的研究较为完整;更值得肯定的在三个方言区的个案选择上,作者扬长避短,利用其母语为黔东方言的优势,以黔东方言区为重点,对黔东方言的苗年的时间、地点、内容和区位做出了基于实地调查的实录,见下表(一):


时间

县份

地点

内容

区位

农历十月第一个兔场天

丹寨

羊巫、排保等地

吹芦笙、斗牛

农历十月第一个狗场天

同上

孔庆潘家寨

跳芦笙

农历十月第一个猪场天

同上

孔庆羊巫

吹芦笙、斗牛

冬月第一个龙场天

同上

南皋乡的南寨、

兴仁镇岩英等地

赛马、唱歌

冬月第一个龙场天

同上

排调镇党早村

跳芦笙

大、中、小三层次

雷山

西江镇长裙苗

大年、小年

同上

陶尧中群苗

农历十月卯日

同上

桥港短裙苗

农历十月上旬卯日

台江

开屯、独南、新塘、岩寨、方祥、西江

大沟、报德、黄里

白连、格一、肖家

跳芦笙、跳铜鼓、

斗牛、吹莽筒

农历十月上旬日

同 上

新港、掌批、排里

跳芦笙、斗牛

农历十月初二卯日

同上

西江

吹芦笙、唱歌

冬月上旬卯日

同上

掌坳、小河、小开屯、响楼、固鲁、龙头、乌江、望丰

跳芦笙、跳铜鼓、斗牛、赛马

位于永乐、大唐、丹江三镇

农历十月逢鼠日

同上

台拱等地

斗牛、踩铜鼓、跳木鼓、游方

兔月逢兔日

同上

老屯、大塘、革一

斗牛、踩铜鼓、跳木鼓、游方、跳芦笙

农历十月二十六

从江

西山、加鸠

吹芦笙、对歌

农历十二月二十六

同上

岜沙

吹芦笙、对歌

十月逢卯、虎、龙以及农历十一或十二月亥日

榕江

郎洞镇卡寨、古州镇三盘村、摆贝等

农历十月第一个虎日

凯里

挂丁、格冲、开怀、九寨、舟溪、虎庄

吹芦笙、斗牛、敲铜鼓、赛马

位于凯里市南半部

农历十月逢首龙日

同上

挂丁、格冲、开怀

吹芦笙、斗牛、敲铜鼓、赛马

冬月第二个卯日

同上

苗寨

吹芦笙、斗牛、对歌、赛马

冬月丑日

剑河

久敢、南脚、排、太拥、翁汪、汪台、南加、蟠溪、培荣

柳付各苗寨

踩木鼓、踩芦笙、斗牛、对歌等、

农历九月和十月

同上

久仰

踩木鼓踩芦笙等

每年冬月三十

三穗

稿桥四十八拐(瓦寨)

对歌

每年冬月三十

黎平

尚重镇平寨、大痂等苗寨及周边各个苗寨

吹芦笙、跳堂、唱歌等

                  表一、吴正彪调查黔东方言苗年汇总表


绘图固然显得较为冗长和沉闷,然笔者认为这是这本著作较有价值的东西。首先,这是他者认识苗年的重要信息参考表,通过此表,对黔东方言区的苗年认识有基础的理解。其次,设如有一天黔东南苗族也如笔者所在的松桃县那样只能把过春节当Ghuat Janb的话,即使从最起码的抢救人类学的观点来看,这份材料对于苗族本民族或对于国际背景下的多元文化的保存都其道不可估量的作用;显然这样的绘图不是文献综述更不是学者臆想,只有长期的实地调查才能对中部方言区的苗年分布在时间、内容和活动做出如此准确与细致的记录,可视之为从文本走向本文的较好案例。


(三)本文:深厚的语言学修养

苗族无文字,其文化在口耳相传中传承,这一点在《苗年》里尤其凸显。作者在第一章《苗年的起源与变迁》中列出一节即《民间口头文学中的苗年》单独论证,这是符合苗族传统的。正是鉴于苗族文化里以古歌记事而非文字记事的传统,从而使得苗族古歌的语言学解读成为解读《苗年》这一民俗事项的重要参照。在此,著作指出此处的民间文学包括散文体的民间故事传说和韵文体的歌谣,关于《苗年》的口头文学如苗族古歌系统一样可谓“韵散并存”。仅以韵文为例,参照作者的另一著作《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可见著作深厚的语言学修养,他一人搜集、记录、翻译整理3首年历年节歌(其中2首《HXAKNIANGX》年节歌和1首年历歌),在近三千多行的整理中穿插了大量语言学专业的注释。

首先,他引入苗语词汇试图解释苗族历史。如对ninx bal的注释,从中看出著者对于苗族词语的深度把握。从语言学来认识社会史对于无字民族有其合理性,“语言忠实地反映了一个民族的全部历史、文化,忠实地反映了各种游戏和娱乐,各种信仰和偏见。”

其次,他熟悉苗语构词法。他指出Votghot dongd ghab vot四音格词的缩读,翻译成汉语有“节气”的意思。此处所言的四音格词与笔者研究的东部古老话即Dut ghob dut yos”之表现形式类似。又如其另一注释Liod lil指的是小黄牛犊——在苗族地区,牛有黄牛和水牛两种,而且苗语中的称谓也不一样,黄牛为Liod,水牛为nix,即使在东部苗族方言区说到牛的时候,四音格的表述习惯称之为Da nix da yu

最后,他尝试苗语古音的构拟。如zad系方音zal的规范音,苗语古词,汉语意译为“岩洞”;Kheik zuas,苗语方音古词,即砍柴之意等。正如学者高度赞誉:吴正彪先生有深厚的语言学修养,能够理解并通解古苗语语词,能将古歌中现在已经失传了的古代苗族语词顺利译出来……迄今为止,我国的苗语专家做过苗语古音词的构拟,尚未作过整篇作品的韵律构拟 ,这也是少数民族语言研究中十分难得的成果。

主位和客位一直是人类学争议不断的话题,客位的冷静和客观是主位所不具备的,然而对于少数民族尤其是无字民族的文化研究而言,设如不懂得苗族语言甚至苗族古语的人类学者,不管其主位与客位的身份,则他对于《苗年》的研究是一定大打折扣的。这一点,对于毕业于民族学院苗族语言文学专业的著者可谓游刃有余,这是著者从文本走向本文的关键因素。

固然储备广博的知识修养,具备深厚的语言学基础并加之扎实的田野基础并不意味着《苗年》尽善尽美。《苗年》自然有诸多不足。首先,关于命名问题。其实徐新建教授在序言提到:是否该用汉语的“年”来称呼和解释苗族文化的同类现象有待商榷。其实著者在绪论中提到各地分别有Nzaox zhabNaox naf zhabNongx niangx hmongb等主位称呼,遗憾的著者只是列举没有继续探讨。在东部方言除了Janb之外尚有Jub的另一种说法;著者提到苗族历法是通过十二个生肖来建构其对年、月、日、时的认知体系。除年、月、日、时的认知方式外,苗族还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时间认知概念doufDouf“斗”在这翻译成汉语有“粘连、承接”等意思。其实,在东部苗族方言似乎将这三个词JanbJubDouf经常两两并置:Ghuat Janb Ghuat Jub即过年之意;Douf AJub即一年到头之意,这样的四音格表述习惯是符合苗族语法的。

此外,在分析到为何各个方言区的苗年不仅在时间上不能统一,即使同一方言区的苗族在苗年节的时间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著者认为首先是每个土语区的苗族村寨是以不同的家族婚姻圈来形成相同的土语区文化社区结构的,其次是由于自然环境的差异。笔者认为前一种解释颇为合理,苗族重血缘的鼓社组织使得苗年似乎也呈现极大的地域差别性。但对于第二种解释笔者则不敢苟同,如果说三大方言区庄稼成熟时间差别可以以月份计算,那么为何同为黔东南,会出现十月、十一、冬月如此大的差异。笔者认为借用海明威的“冰山原则”,苗年时间和内容的不同可以推测三个方言区以及所有次方言区都有一个共同点即苗年一定在丰收之后与农闲之时过。这是否是与苗族历史上千年计时、万里计程的大迁徙有关。“长期的迁徙与流离失所,苗族社会物质相对匮乏,家无余粮,有戏言说——一个棒子打个对穿。所有苗族的节庆活动一定要在丰收之后举行。”

  苗族是较为复杂的民族,由于历史的原因三个方言区在文化差别较大,固然不能将《苗年》其视为“想象的共同体”,因而从学术的谨慎出发,著者并没有太多的推论和断言;在个案的选择上,虽然综述三个方言区但依然以中部方言为重点,正是依托其广博的知识储备、扎实的田野调查并深厚的语言学基础,《苗年》成为了著者甚至学者从文本走向本文的较佳案例。


注释:

[1] 文本与本文:徐新建教授在《》提到一对关键词,在《本文人类学》中

[2] 徐新建:《节日体现的文化选择.代序》,吴正彪:《苗年》,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版,P3

[3] 吴正彪:《苗年》,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版,P154

[4] 吴正彪:《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中国文史出版社,p

[5] 笔者2012222就苗族古歌的禁忌性等问题对杨培德老师的田野采访。

[6] 吴正彪:《苗年》,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版,P109

[7] 此表资料全抄《苗年》,总图为笔者所绘。

[8] 游建西:《从苗族古歌看苗族温和文化的底蕴———值得深入认识的一种农业文化遗产》贵州社会科学,20114月,P112

[9] 帕墨尔.《语言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83,p139。

[10] 杨庭硕,吴正彪:《苗族年历歌和年节歌的文化解读.序》,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p17

[11] 徐新建:《节日体现的文化选择.代序》,吴正彪:《苗年》,贵州民族出版社2011年版,P5

[12] 笔者就苗族古歌在东部方言的分布对苗族学者吴国瑜的录音采访。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成都610065;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贵阳550001)

(作者联系方式:四川省成都市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邮编610065 ;电子邮箱lxy9993188@sina.com.电话:13982049417。)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行走于田野的民族学调查力作
下一篇:生命神话与神圣历史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荆蛮与楚国 (07/02)
·同源共祖 (06/29)
·余热生辉“再奋蹄”,退休... (06/29)
·一只泣血的疯狗在狂吠 (06/28)
·南疆蝶语 (06/28)
·香炉腾云醉春光 (06/23)
·三大方言区 (06/22)
·国运来了 (06/18)
·汇集黔地 (06/16)
·传承非遗文化 助力脱贫攻... (06/15)
苗族人物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2020年纳雍县小花苗赛鸽... (03/29)
·选 春 联 (01/20)
·春节有苗族文化活动啦!...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1934]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4382]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4370]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3508]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3424]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3405]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2548]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1204]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39973]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152566]
推荐信息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贵州省苗学会简介 [06/08]
·《苗学研究》杂志简介 [06/07]
·《中国苗族网》简介 [06/06]
·中国苗族网联系方式 [06/05]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