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苗族村寨 >> 中夸苗寨
中夸苗寨
作者:吴安明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5-11-15 阅读:3301

近日,施秉县苗学会的潘家相会长走访了原贵州省省长王朝文老同志,在谈到施秉时老省长问及中夸,他对潘会长说:你回去之后给我去看看中夸,那也是我的故乡,我曾在那里读书过,那里的一山一水都很熟悉。六十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回去过,门口的那条小河还有水没有?遨郁河谷里还有猴子吗?石马洞没有被破坏吧……并说他要在来年开春之后回来看看。这让潘家相会长倍感惊奇:老省长不是黄平籍人吗?他为什么会把中夸作为他的故土并关注中夸?

回来之后,潘家相会长把情况告诉了我,我说中夸就是我的故乡,我的父亲出生在那里,家族的祖坟在那里,所以每年我都要去挂青的。

中垮,湘黔铁路边的一个苗寨,因为它过于的平凡,或根本就没有可出点小名的人物或事件,因此被人们遗忘了。其实,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村庄也着实“过得”有点“屈”了。翻开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贵州省施秉县地名志》第120页,上载:“中夸(xongx hfad),原名中宽,后人习称今天名。地处山冲,半坡建村,驻地较平,环山条状聚落,木屋瓦顶,坐北朝南。”中夸苗寨是美丽的。

我从充满泥土芬芳的乡村来,走近了那个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仿佛淡出了我们的视线,甚或遗忘了它们的存在。当一切被“现代”充斥得让我们喘不过气来气来时,我们则又努力地寻找过去的记忆,力求让那些过去的记忆拉回来,希冀找回失落的乡村碎片,试图清理着那纷乱地记忆,走回我那“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故乡。

从湘黔铁路的一个火车站——杨柳塘火车站出发,翻过一道山梁,眼前就是一片很大的田野。田畴是沿着一条小河往两边散落着,自上而下,层次分明,一直延伸到寨子的面前。小河是由很多个“S”型连接起来的,因而看起来不酸眼。我虽然不在中夸出生,但那条小河也我留下了童年的记忆。那时我还小,好像刚刚读书,我们要回中夸老家挂青,父亲带着我和弟弟一路去。时令正值春暖花开,堂兄丢宝见我们来了,当然要去网鱼来吃。我和弟弟一同也去了,我的任务就是提巴篓,而堂哥则是专门网鱼。我们虽说拿着网,其实因河水太小,杂草勾刺也比较多,网是施展不开的。河水不深,丢宝挽起裤脚就下河了。小河捉鱼你不要怕,只要轻手轻脚靠近有小池的地方,看鱼往什么地方游,一般那些地方都有洞穴,鱼就在那洞穴里。那天我们好像找到了一穴的七星鱼,捉了十多条,还抓到了一只团鱼(王八)。在那个时代,也算是最好的一次牙祭了。

起伏的山峦长满了松树。翠油油的,黑压压的,笋干一样的袤直。这里的松树很多,我们寨子的老房子,就是用它造的。因为它稍杆好,上下比较一至,笔直的柱子立起来的房子也显得十分的大气。那时的老家很穷,据父亲说,祖父从从太祖父那里分家出来后,一直住的是草房。到我知事时,还是那四间茅草房。我问过父亲,我的祖父不是一个拥有田产的家庭吗?为什么还住的是茅草房?父亲说,我们家世代都穷怕了,他们找到点钱就拿去买田地,就是到了解放之前的一九四八年,还买田地一百多挑。谁知田地刚到手不到两年,这里解放了。在划分成份时,哪怕住的是茅草房,也应该是上了“中农”的成份。不过父亲说,我们家是苗族,可我们家有好几代人都出“先生”的。先生,就是现在的老师。我不知道在清代有没有这方面的人,但据我所知,民国初年,我们家出了个叫勾旧的先生,他曾经在民国的镇远府任个什么大官过。我父亲的两个叔叔,解放前在外地也了当先生,一个在白垛教私塾,一个翁哨教私塾。父亲也是个读过私塾的人。而他的先生就是老省长王朝文的父亲王贵。父亲可也算是王朝文老省长的同学。

王朝文的父亲王贵曾在我们中夸教私塾的。王朝文是九岁时,就跟着父亲到中夸进的私塾。那时的中夸苗寨还教的是中国的传统儒学,学的是《三字经》、《百家姓》等典籍。口诵的是“人之初、信本善……”。据说,那时年少的王朝文学习十分的刻苦,也练就了一手好的毛笔书法。他在中夸私塾读过了五年书,后来又进了师范,再后又考取了镇远专区革命干校,并参加了革命工作直到当了省长。王朝文老省长对在中夸读书的生活记忆犹新,2010年在施秉的一次会上,他总多次是提到了中夸苗寨,提到过他曾生活过的那条小河。而我的父亲读过几年的私塾后,在解放初期奔赴了朝鲜战场,后来参加过鹰潭至厦门的铁路修建。当过班长、排长,立了个二等功,然后回家“修地球”去了。

为了了解王朝文读过书的私塾,我和潘会长去了中夸。在中夸我们走访了很多的老人,据说王朝文在中夸读过书过私塾就是吴通洲家的厢房。吴通洲已经过世,解放初,他因为读得几年的私塾,后随解放军去了云南,并在一所军政大学读书并参加了革命工作。吴通海苗名叫耇宝服,现年八十六岁,他和王朝文也是同学。据他回忆,当时吴通洲之父是个保长,因见到苗家人没有文化,进城都不敢进,买盐巴别人都不给。于他他萌发了办私塾的念头。于是在他当保长期间,听说黄平牛刀的耇,从小饱读诗书,又懂得苗话,很适合在苗寨教书,于是他将耇贵(汉名王贵)请了来,办起了私塾。当时来中夸进私塾读的人不仅有本寨子的,也还有施秉城关、黄平翁板、谷陇筀等地的苗族子弟。

在吴胜武家的楼阁上,我发现了一大扎宣纸质书籍,上面被烟勲过。打开一看,才知道是民国时期的私塾课本。这些课本有《初中活用英语读本》、《黄太史正气歌》、《三民主义少年军歌》、《初小新常识》、《契论》、《大学》、《四书旁训(孟子)》、《四书旁训(先进)》、《四书旁训(天时)》、《四书旁训(神农)》、《四书旁训(中庸)》、《国语》、《国文》、《公私文牍》、《高小地理》、《公民课本》、《新文尺读》、《国语文选》等等,几十本之多。从文本的封面记录的时间来看,多是民国33年(1944年)至35(1946年)年之间的课本。这些古书有的是用雕版印制而成,有的则是铅印而成。此外,还有一些学生书写练习本和作业本。这些书为现持有者吴胜武之大伯吴兴仪使用过的课本。

这些课本的发现表明,当时的私塾并不完全只是教《三字经》、《百家姓》之类的古代诗文,在中夸苗寨的私塾里,老师的教授除古代诗文之外,还教授地理、英语、生活常识之类的现代新式课程。其中,还有一首抗日歌曲,歌云:“我们是三民主义的少年军,信仰坚决,纪律严明,铁在吾手,血在吾身,抗日锄奸打不平,历千山,涉万水,狂风暴雨中,酷暑严寒里,苦撑恶,摧敌人……”。这些发现,弥补了县志的不足。

中夸苗寨很美,这是一个竹林婆娑,古树环绕的山寨。竹子是苗寨里最受欢迎的树种,其中以阳山竹长得最茂盛。浓郁郁的林子里,总是长出一大截鱼杆似的竹头来,随风摇曳飘飘扬扬。寨子里的古树当以枫树、皂角树为主,高大而挺拔,树下是纳凉的好去处,苗寨里的木屋建筑就隐藏在这林荫之下。在这里,我要说的是寨前芦笙场边的一棵古柏树。它长得十分奇特,那树枝总是一个劲的往下伸展,其叶子要比普通的柏树细得多,而且显得更加的浓黑。据介绍说,这可不是一棵普通的柏树,它是一棵倒栽的柏树。关于这棵树人们还引述出一个故事来。话说几百年前(我们无法考证它的这个具体时间),这里的苗族起来造反,官兵从烂桥(现在的新桥,原为古驿站)那边涉小河——苗话叫“敖郁”过来,要到中垮来镇压苗族,双方对峙,以小河为战场,双方杀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经过很长时间的对峙,当地苗族人无法与官府对抗,敌人进了苗寨烧杀抢掠,苗族人弃寨而走。在他们离开时,寨老们砍来一枝柏树丫,倒着栽在寨前芦笙场旁,全寨人对天发誓:如果此柏树活了,我族定回来居住,如果树没有成活,说明天意杀我族,我将远离此地。据说,他们离开了,官府也走了。几年后,那棵树不仅成活了,而且还长得十分的茂盛,苗族人又回来居住了。故事也许是真的,而这棵树是倒栽柏树也是真的,要还原历史,只等待历史学家去确认了。

中夸苗寨民居建筑属典型的中国南方干栏式木结构建筑。它一般依山而居,顺山而建。它的建造过程、结构功能、外观造型、室内空间营建,都直接或间接地表达出一定的文化观念,体现了本民族独特的文化精神。古往今来苗族人都是“散处溪谷,所居必择高峻”。至今,村落山寨,或依山傍水,或横卧山塆,或骑坐山梁,或隐藏峡谷,或躲进白云深处,古木翠竹环抱,木楼鳞次栉比,宛如翡翠珍珠,洒落崇山峻岭之中,颇有世外桃源之幽美。这里的民居结构分为正屋、厢房和司檐:正屋一般为三间,中间一间为堂屋,前面有“吞口”;在正屋两头前面并与正屋垂直的两间为厢房;正屋后面的为司檐(也称拖檐)。这里至今还有几百年前的老建筑,有的花窗雕刻十分的精美,每户多有闲庭小院。中垮的木屋建筑现在还很多,在整个杨柳塘地区,这里算是此类木屋保存最完好的一个村寨。

我们知道,杨柳塘(苗话叫丢梭)是施秉、黄平支系苗族最早的起笙地。五百年前,杨柳塘这支苗族就来到这里。由于人口的大量繁衍,生活得到了改善,人们在物质文化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于是,他们从祭祀活动中得到了启迪,他们将祭祀中的音律文化进一步发展,芦笙文化应运而生,于是又将这一文化发扬光大,办起了以芦笙节会,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民族文化的纷围当中来。杨柳塘根穹苗寨是这一地区的芦笙文化的发源地,因为一次战争的原因,根穹苗寨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根穹的人部份离开了故土,有的就到了中夸这个地方来。而从根穹走出去的苗族人没有忘记吹芦笙的历史渊原。于是,在他们离开了根穹之后,他们还是将吹笙这一传统保存下来,发扬下去。也就是因为这样,每年杨柳塘芦笙会祭祀吹奏完成之后,杨柳塘苗族人还安排有一天到中垮去吹笙。中夸的芦笙没有断线过,就是“文革”这样的岁月,中垮人还是坚守着那一份激情,要把芦笙吹奏下去。丢忠是个做建筑的小老板,他长期在外包建筑工程,平常很少在家,当芦笙节到来时,他千方百计跑回来,然后组织他自己的队伍参加吹芦笙活动。这几年他们的这支队伍有很高的名望。在凯里、施秉、黄平等地的大小芦笙会他们都获得过大奖。一个只有近两百户人家的苗寨,居然也有五支芦笙队。这与在目前,有的地方,人们纷纷外出打工而放弃芦笙这一传统文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使芦笙这一文化得到传承和发展,中王贵人在前几年,办起了自己的芦笙节——中垮村春节芦笙节。我去参加过几次活动,我发现他们的芦笙吹奏所发的奖金还超过了杨柳塘地区芦笙会。所不同的是,他们搭的表演台没有地区的那么豪华。几根简易的木架,上面挂着高梁、小米和水稻,犁铧、斗笠成了台子的主旋律。也因为这一主旋律,让他们的在各类报刊媒体出尽了风头。

贵州喀斯特地貌发育、分布广泛、类型多样,素以“喀斯特博物馆”著称。它不仅是贵州地质生态环境的主体,更是全球罕见的“喀斯特博物馆”,并以其多样的类型和鲜明的特色蜚声海内外。所以,洞穴之类的地形地貌到处都能找到。王朝文老省长提到的中夸石马洞也就是一个溶洞。

石马洞,当地苗族叫它“波女岁桂麻”,写成苗文就是“bab lix sungx gungx mal”。离村子有一公里远。这是一处只有斗室大的洞穴,有长约三米和平台,前口挡着一个人立状的钟乳石,村文书吴胜武说这就是石马。还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前如马头,又有马鬃,作飞翔之状。

故事的传说是这样的,说是古时候,有一乞丐,每天乞讨回来之后就睡在石马洞之下一洞穴内。有一年天旱,大地一片火热,中跨村民都饿得饥黄寡瘦,很多人都因得不到吃的而死去。乞丐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他决定去乞讨食物前来拯救苍生,可是每次带来的粮食有限,不足以供应饥民。就在此时,一匹飞马从天而降,飞落在乞丐住的洞口。乞丐认为,天助我也,于是乘着这匹飞马前去乞讨。这是一匹枣红大马,的有如鸬鹚翅膀,有宽阔的鞍子。乞丐骑上它就前往黄平的旧州去了。黄平旧州是官府所在地,有义仓,义仓肉堆放着很多很多的粮食,可就是不开仓济贫。他们每天晚上都到那里去偷粮食回来,把粮食搬上了鞍子,马也在那粮库里吃了那些粮食才托运粮食回来,村民们得救了。一天,官府发现粮食不断的少了,但又没有看到有人开仓,就让守库人勘守。半夜见一马现身,吃着那些粮食,但一走近,那马又不在了。于是他们把粮食换成了糠壳,见马仍旧每天晚上到那里来,吃着那些糠壳,又将粮食托了出去。官府没有办法,他们决定毒死这马而绝后患。他们将糠壳混杂着桐油,马仍旧吃了那些有毒的糠壳之后,马免强将粮食托回村子之后,毙命而死,在一片雷电之后,堕落在石马洞里化作了石马,乞丐也不知去向。为了感谢石马和乞丐,人们将那洞叫石马洞,将乞丐居住的洞称为乞丐洞,很多人还烧香化纸祭拜他们。

故事过于传神,也过于夸张,不过石马和乞丐拯救苍生的故事则令人敬佩。我们无法考证这故事的真实性,或许这是人们对生命珍爱而编出的故事吧。

中夸的仰架有溶洞群,它是由在此建娃娃鱼养殖场的吴黔林等村民最早发现的。因溶洞内有类似于倒挂的蘑菇,因此,我们将它取名“蘑菇洞”。在中夸苗寨村,上了年纪的苗族村民知道架仰确实有溶洞,但那里是嘎道显——也就是鬼神住地,谁也没有人进去过,只听说苗族起义时,有人进洞藏匿过。后来好像谁也没去过。文革期间,那里还有很多的古树,也就是古神树,那时的村民也到过洞口砍伐过树木,但没人敢进洞。2011年,村民吴黔林等村民,为了寻找适合养殖娃娃鱼的场地,他们几个人大胆地进溶洞去探险。走近一看,他们为洞中的景观惊呆了。这确实是个理想的养殖娃娃鱼好场所,适宜的温度,清洌的泉水。但那些千奇百怪的钟乳石,更让这几个大老粗村民放弃了在那里养殖娃娃鱼的念头,因为如何在那里养殖娃娃鱼将会破坏溶洞内的景观,于是他们另选择了它地。架仰蘑菇溶洞不大,大约只有两百多平方米,洞高二十余米,有的似蘑菇,有的似长龙,有的如云朵,有的如莲花……特别是如蘑菇的钟乳石,大小十余个,倒挂着,这是我看过的溶洞中绝无仅有的,且也是最美的一个洞。从洞中的有些印迹来看,这可能是由于长期积水后,加上从洞上的溶解物凝固而形成的。蘑菇洞已成中垮苗寨一道靓丽的风情线。

故土依然。“我仰望着天空、深情的对苍天诉说;不管我走了多远,故乡、我依然爱你!不论身处天涯海角,故土、我依然牵挂你!可怜我、我一直会钟情与你;我的心还残留着,山情雨露停留在我心间”。就让别人写的这首歌词,作为文章的终结吧。

二0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于偏桥古镇

贵州省施秉县苗学研究会吴安明(笔名/紫夏)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苗陇:溅洋村的凄美
下一篇:绥宁县关峡苗族乡大园村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送文... (01/11)
·关于暂缓召开贵州省苗学... (01/08)
·第五届中国纺织非物质文... (12/31)
·谌贻琴在省委民族工作会... (12/14)
·黔南州苗学会组织学习贯... (12/12)
·贵州省苗学会召开会长办... (11/21)
·雷山县苗学会传达学习贵... (11/08)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新址... (11/06)
·传承精华 守正创新 !南... (11/02)
·北京民族医药文化研究促... (10/29)
苗族人物    
·神医妙药济世昌 (05/31)
·苗岭深山孕传人 苗绣技... (09/25)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选 春 联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6613]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9993]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8571]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8459]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8179]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7900]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7707]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7418]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兰...[4033]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代...[2693]
推荐信息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 [10/24]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 [11/15]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 [05/23]
·苗族歌后——阿幼朵 [05/23]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