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怀念乡村的露天电影
怀念乡村的露天电影
作者:张凌波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24 阅读:12616

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农村孩子,有谁不熟悉那露天放映的电影呢? 我要记的,却是童年时看露天电影的那段往事。

   乡村露天电影曾经是故乡的一道醉心的风景,留给我们无尽的遐想和难以磨灭的美好回忆。

在我的印象中,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娱乐活动是极为贫乏的。而我们村是一个四五百户人家的大苗寨,由于离镇上远,又不通公路,唯一算得上娱乐活动的,那就是看露天电影了。就是电影,也是一年难得遇上几回。因此,村里人特别看重放电影。不仅孩子们像盼着过年一样,即便是大人们,一听到要放电影,也免不了喜形于色了。

   我们村放电影的场所一般是在小学校的操坪上,电影银幕就挂在篮球架上。每回电影队到来时,就成了全村的节日。天还未黑,青年们就开始帮助放映员挂好银幕,并找来桌子,支好放映机,做好晚上放映的准备工作。

   村里放电影,最高兴的莫过于我们这些小孩子了。电影银幕刚刚挂好,就有兴奋的小孩晚饭都顾不得吃,早早地提前搬着凳子来占位子,当然是距离银幕越近越好,尤其是放映机周围的位置最抢手。有时,小伙伴们为占地方偶尔还会发生吵架的事情。晚饭过后,大多数人家都是扛着一个长条凳,一家人说笑着往小学校操坪走。到了后找个离银幕尽量近些的位置坐好,然后等待电影开演。我们家每次都没有人提前去占地方,但是每次母亲都是知道晚上放电影了,就尽量早做晚饭,一家人吃过晚饭后,母亲还会炒点吃的东西,比如蚕豆、黄豆、葵瓜子、花生、南瓜子等。到了电影开始后,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瓜子、豆子,这样看电影特别有情调。要是遇到其他家的人也是吃豆子看电影,那吃豆子的咯嘣声此起彼伏,那叫一个热闹。不过,往往由于电影情节太吸引人,大家都注意看电影了,也就不太在意这咀嚼豆子的声音了。

   孩子们来得太早,离电影开映往往还有几个小时,就眼巴巴地守在放映员的身边,一边看他调试放映机,倒片子,一边争着挤到放映机前,看装胶片的铁盒子上用油漆写着的片名,看看晚上放什么电影。因为谁先知道晚上的电影名字,就可以立马当新闻发言人,那时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件很神气的事情。

那时,电影一般是村委会出钱请来的,所以放电影前,照例都要由村干部先讲话,他们对着话筒“哇啦哇啦”半天,说的无非就是什么防火防盗、谁家的牛吃了谁家的庄稼以及谁家的孩子破坏了公物之类的事情。在村干部讲话的当儿,放映员总要调试镜头,当一束白光投到空空的银幕上,孩子们便纷纷就着亮光,用手在银幕上做各种各样的投影,如鸭嘴、牛头等,然后又叽叽喳喳地议论,像极了或不像,并抢着上前比试,于是喧闹声潮水般淹没了村干部的讲话。村干部看实在说不下去了,就只好宣布道:“啊,大家都坐好了,啊,现在开始放电影。”一阵欢呼声后,电影就开始放映了。

由于我们村人多,小学校的操坪可谓真正的人满为患了。为了能看清银幕上的影像,大家就不停地闪转腾挪往里挤,甚至还有故意捣蛋挤着玩的。不大的场地上,人头攒动,有踩丢鞋子的,有挤破衣服的,当然免不了也有动粗口的。但当电影序幕文字和序曲结束,进入剧情,人声鼎沸的现场顿时一片肃静,整个操坪上空只听到喇叭里电影人物的声音了。现在想起来都有点不可思议,那么多人,男女老少、年龄不等、性格各异,竟然立刻鸦雀无声,恐怕现在用什么办法都难做到了,可见当时电影对人们的吸引力有多大了。

   放映过程中,看到精彩处,有的人会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有的甚至还站到凳子上,后面的人看不到,自然会大声嚷嚷,如果前面的人依然我行我素,那就有可能转化为骂声了。中途常会有憋不住尿的孩子出去小便,回来后找不到原先的位置,急得满场里喊爹叫娘的。电影有时放着放着,忽然刮起大风,银幕就跟着鼓起弧形,还上下左右扭动,扭得影像都变了形,顿时人群中便会引起一阵哄笑。要是碰到下大雨,电影就得停止放映。而雨不大时,则可以照放不误。人们或披着蓑衣,或戴着斗笠,但更多的是撑着雨伞。在一顶伞下,往往挤了好几个脑袋。“喂!把你的伞抬高点……”“嗳,前面戴斗笠的请往左侧一点呀!”伴着这些杂七杂八的叫声,大家仍缩脖伸脑乐呵呵地继续观望。喧闹归喧闹,但丝毫不影响人们看电影的那份兴致和情趣。

   看乡村露天电影,最好的季节莫过于春秋两个季节了。天气不冷也不热。即使看电影的人扎堆拥挤,也没有什么,不像夏天,坐得太密了就会感觉热。但夏天看乡村露天电影有个好处,可以消夏。夏夜的乡村往往炎热难以睡觉,而看电影正好可以消磨时间,等两三部电影看结束以后,夜也深了,气温也下降得较低了,人也困了,回家倒头就睡。冬天看露天电影,如果再遇到刮风,则是最不好受的。特别是北风呼啸,大家看电影时冷风飕飕从身边吹过,让人禁不住打寒战。要不是电影吸引人,恐怕很多人早就坐不住了。

   那时的电影都使用胶片,连续放映久了,因放映机过热,电影胶片就会融化断掉,这时候最让我们这些小孩子着急,看得正入迷,正起劲,胶片却断了,故事突然中断,小孩子们就会哎的一声叹气连连。如果电影放映员没有及时将融化断掉的电影胶片接上,有的就喊叫快点快点,有的就使劲吹口哨,弄得满场子乱哄哄的。一旦胶片接好了,上千人的露天电影场地,就立刻安静了许多。孩子们又继续沉浸在电影故事里,享受电影带给人们的愉悦。

    那些年,电影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部,大都是革命回忆录性质的战争题材影片,比如《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平原枪声》《飞夺泸定桥》《上甘岭》《狼牙山五壮士》《红色娘子军》《南征北战》《董存瑞》等。当然也还有其他题材的电影,如《刘三姐》《阿诗玛》《天仙配》《白莲花》《少林寺》《自古英雄出少年》等。无论哪种类型的影片,大家都看得如痴如醉,忘乎所以。有些老片子,像《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等,都看了不下十遍,却百看不厌,所以至今有些段落情节依然记忆犹新。除了在本村看电影,还常跑到别的村去看。虽然那时各村放映的电影都差不多,可是我们还要兴冲冲地追着看,从这村跑到那村,不顾路途遥远,不怕山路弯弯。成群结队,用晒干的向日葵杆或苎麻杆,扎在一起做火把。山村的夜是极其安静的,如果半夜里远处火把在攒动,接下来听见人声鼎沸,那一定是去别村看电影的孩子们回来了。有时候,由于路远,看完电影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半夜了,这时总会被开门的母亲唠叨几句。

   一场电影放过,全村往往要议论好几天,或为电影中的一个情节争吵不休;或为好人的死扼腕叹息,泪流满面;或为坏人遭到应有的惩罚拍手称快,欢呼雀跃;或为相爱的人天各一方黯然神伤;或为有情人终成眷属欣喜激动。小伙伴们甚至还扮演电影里的人物演起戏来。比如在看了电影《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后,我们也去坡上砍来竹子、棍子,削成大刀、手枪、红缨枪,模仿电影中的人物,课余饭后惟妙惟肖地演着,幻想自己能成为影片里的英雄。有时,我们甚至会为了争谁扮演片中的正面人物谁扮演敌人而闹别扭,因为谁都想演影片里的英雄人物或“好人”,不想演“坏人”。每放映一部新影片,小伙伴们就有了表演的新题材。小时候的我们谁没有当过演员?谁没有演过几出得意的戏?

    因为我们村全是苗家人,很多大人,尤其是妇女,他们大都不会说汉语,所以也听不太懂电影里的人物对白,不知道影片里演的是什么内容。所以,虽然电影是免费的,但有的老人和妇女也不爱去看。于是我们这些才念了几年书的小孩子,就义务当上了翻译,给他们介绍剧情,分析人物形象,指出影片中的“好人”和“坏人”。那时候的电影人物形象其实直白得很,但凡尖嘴猴腮之徒一定是坏蛋,但凡浓眉大眼之辈肯定是好人,但凡抽着旱烟袋的剽悍大叔一律是生产队长;戴礼帽的一定是特务,穿黑绸马褂的铁定是汉奸,戴墨镜的一定是流氓。当然,有时还是不太好辨别,如八路军地下党员假扮特务,特务假扮好人,这时候我们这些小翻译就发挥大作用了。

   全村人当时最爱看的是反映苗族生活、斗争、风情的电影,偶尔有部这种内容的电影要放,大家就会趋之若鹜了。但这些影片不多,我记得看过的此类影片只有《苗家儿女》、《苗岭风雷》、《蔓萝花》等寥寥几部。特别是苗语版的《蔓萝花》,当时很受欢迎。该影片由于是苗语对白,而且反映的就是凯里地区苗族的风情,有浓郁的民族色彩,乡亲们感觉熟悉而亲切,加之悲剧的震撼人心,产生了较强烈的共鸣。那热烈欢快、花团锦簇的踩鼓场面,那美丽动人的苗家姑娘曼多朵,曼多朵最后沉江幻化为一朵美丽的蔓萝花……乡亲们看后都感动不已,泪流满面,怀着深深的痛惜和怀念。

   那时,每次电影结束后,大家往往意犹未尽,纹丝不动,久久不愿离开,依然还沉浸在电影所带来的快乐中。直到放映员关掉放映机,卸下银幕,大家才带着遗憾依依不舍地起身离去,踏着清朗的月光回家。至今仍旧记得电影散场时,人们头顶凳子回家的身影和夏日乡村夜里那四野的蛙声。

   上初中、高中以后,村里就很少放电影了。那时候,偶尔还有谁家结婚喜庆,出钱请电影放映员到村子来晚上放电影,请村里人看。再后来,这种情况也越来越少了。近些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农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视、影碟机、家庭影院也走入了寻常百姓家,人们可娱乐的方式太多了,乡村露天电影也就彻底消失了,慢慢变成了记忆中一道遥远的风景。但乡村露天电影已深深烙在我的脑海里,任时光流逝,世事浮华,也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常常怀念那充满欢乐、温馨的乡村露天电影,更怀念那段逝去的美好时光。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王灵官传奇
下一篇:读格凸悬棺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送文... (01/11)
·关于暂缓召开贵州省苗学... (01/08)
·第五届中国纺织非物质文... (12/31)
·谌贻琴在省委民族工作会... (12/14)
·黔南州苗学会组织学习贯... (12/12)
·贵州省苗学会召开会长办... (11/21)
·雷山县苗学会传达学习贵... (11/08)
·贵州省苗学会书画院新址... (11/06)
·传承精华 守正创新 !南... (11/02)
·北京民族医药文化研究促... (10/29)
苗族人物    
·神医妙药济世昌 (05/31)
·苗岭深山孕传人 苗绣技... (09/25)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选 春 联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6613]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9995]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8571]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8459]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8179]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7901]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7708]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7418]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兰...[4034]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代...[2694]
推荐信息    
·贵州省苗学会第八次会员... [10/24]
·赫章县苗族农民画师王桂... [11/15]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 [05/23]
·苗族歌后——阿幼朵 [05/23]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