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音乐舞蹈 >> 图腾之舞
图腾之舞
作者:韦文扬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14-05-24 阅读:6372

锦鸡舞是苗族芦笙舞的典型代表,2006年6月2日,锦鸡舞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锦鸡舞出自贵州省丹寨县排调镇的密林深处,主要流行于自称“嘎闹”支系中的麻鸟型短裙的苗族地区,其分布点在以麻鸟、杨先为中心的十来个自然寨和雷山县、榕江县交界的一些村寨,方圆50多平方公里,有2万多人。排调镇位于丹寨县的东部,境内山峦起伏延绵,岭脉纵横,沟谷交织,山高谷深,交通不便。由于历史的原因,这里的自然与人文生态保护得相当完好。
同样是芦笙舞,却称之为锦鸡舞,主要源于她们的服饰、头饰以及舞蹈形态都以美丽的锦鸡为审美参照;高绾的发髻形如粽子,光滑圆润,高昂秀丽,发髻上插锦鸡飞舞造型的银饰;上装保持着黑色的素净,裙长15厘米左右,前围帕短、绣有艳丽花色,后围帕素而长,压着十数条亮丽的宽花带,垂到脚后跟。犹如一只美丽的锦鸡,靓丽迷人。从整体上看,它的造型和颜色十分古朴,又有些许现代的亮丽元素,充满了盎然的古趣。表演时,舞者双脚按节奏变换出优美姿势;左右手垂直于短裙边放松,手指微翘,随着舞姿自然舞动,脚步尾尾律动,回环复沓,优雅流畅,含情脉脉,细腻委婉,酷似锦鸡在行乐觅食。德国的恩斯特·格罗塞在他的《艺术的起源》里说:“摹拟的冲动是人类的一种普遍特性。”摹拟式的舞蹈因与其摹拟的对象有一种十分重要的对应关系,这种摹拟,无论是精确地逼近摹拟对象的规则还是因为对规则的偏离而产生夸张的效果,都使人产生极大的快感。他还强调,能给予快感的最高价值的,无疑是那些代表人类感情作用的摹拟舞蹈,因为在自足、活泼和节律动作摹拟的欲望时,还表现一种从舞蹈里流露出热烈的感情来洗涤和排解心灵。
锦鸡舞是一种人类原始舞蹈“神秘的舞圈”的发展:男性吹芦笙前导,女性随后起舞,沿着逆时针方向转圆圈跳。人数少时是环形,多了结成圆形,再多了就结成重圆。我曾看到过数百人在秋后的一块并不很大的田里围成五重的一圈,随着芦笙曲整齐而有韵律地群体舞蹈,当时的感觉是整个田野、山体、大地都在随着这“神秘的舞圈”旋转。这正如苏珊·朗格感叹的一样:“舞蹈创造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甚至是无形的力的形象,它注满了一个完整、独立的王国,注满了一个‘世界’,它是作为一个由神秘力量组成的王国的世界之最初的表现。”库尔特·萨克斯在《世界舞蹈史》里提出:“最古老的舞蹈形式是环舞或圈舞。”苏珊·朗格则认为:“那种环形或圈形作为舞蹈形式与自发的跳跃无关,它履行一种神圣的职能——将神圣的‘王国’与世俗存在区分开来。这样,它就创造了跳舞的舞台,这舞台自然而然地以祭坛或一些类似的东西(如图腾、祭司、火堆、用作祭品的其他部落酋长的人头)作为中心。在这具有魔力的舞圈中,所有的精力都释放出采了。”“不管人们期望从舞蹈中得到什么,也不管它能够包含什么样的戏剧或礼仪性的因素,舞蹈的首要行动都是要创造一个虚幻的力的世界。舞蹈‘沉迷’不是别的,就是引人进入此境的情感。”
现在我们常看到的只是锦鸡舞的一面——娱乐性。其实它还有更重要的一面,就是祭祖,在祭祖活动中,要制木鼓,把祖先的神灵请到鼓里,然后用芦笙及芦笙舞(锦鸡舞)团团围着祖鼓吹奏,唤醒他们,即“唤鼓”或“醒鼓”,之后的每一个祭祀环节,都要吹演芦笙舞,直到把祖灵请到原地安息。锦鸡舞的芦笙曲多达一百多首,都有芦笙词,共分为怀祖曲、离别曲、邀请曲、赞美曲、欢舞曲等五大类。
关于锦鸡舞的来源有这样的传说:祖先原来住在东方的大平原上,后来被赶到了湖边,一个叫“展坳对社”(苗语,意为平展的沙滩边)的地方,后来又沿江而上,到贵州时,先住在水边,住在田坝上。但被后来者赶到了山上。祖先们只带来三样东西:水牛、谷种和芦笙。定居了以后,带来的谷种没有田播种,他们一边开田,一边打猎,摘野果,捞鱼虾充饥度日。有一位老人套到了一只锦鸡,在清理时将囊包丢在草棚前的灰堆旁,谁知便长出了小米。次年,他又把小米作种子烧荒播散,长出了满坡的小米,小米救了这支苗族的命,锦鸡便是救命恩人,于是他们为了感恩,就仿照锦鸡的美丽来装扮自己。在芦笙舞蹈中,刻意模仿锦鸡的求偶中的步态、神态跳舞。
这是一个有关这个苗族支系有关鸟崇拜的传说。大量民族学、民俗学、历史学的资料可以证明:有关一个民族文化来源的传说,并非我们所听到的那么简单。一个看似简单的传说依据,往往隐藏着更深的东西,又往往与图腾有关。
前几年,考古界发布了对良渚考古新发现的报告。据说这个发现解决了考古学界的“千古之谜”,即已经查明,是因为海浸促使蚩尤部族北上,造成中国古代最发达,文明程度最高的良渚文化在南方消失。这则消息告诉我们:中国古代最发达、文明程度最高的良渚文化是蚩尤部落创造的文化;蚩尤部落到达北方之前是在南方生活的。那么,从大量的出土文物证实,良渚人和河姆渡人都崇拜鸟。河姆渡人创造了“双鸟朝阳”的艺术形象来表达自己的原始宗教感情。良渚人已踏在文明的门槛上,有了完备的祭天之祀、器和专职巫师,他们的鸟崇拜有了神秘和威严感。多数史家和民族学者都认为蚩尤是东夷集团的首领,东夷地望在今天的山东一带。这与苗族《焚巾曲》所说的苗族祖先“原先住在东方,接近海边边,一眼望不到边”是不谋而合的。少昊的东夷集团里有20多个以鸟为图腾的部落组成的“羽族”。蚩尤部族在北方被炎黄联盟打败,以后不断向西南迁徙,云南中西部出土铜鼓上数头戴羽冠、手持羽毛吹葫芦舞蹈图案,印证了“三苗”部落群体中,有部分是以鸟为图腾的“羽民”部族,“起于鸟”、“为鸟师而鸟名”。
从汉文典籍上看,史前的中华大地上鸟文化已五彩缤纷:羽族中有鸡、燕、鹳、鹤、乌鸦、鹌鹑、孔雀、鸳鸯、鸿雁、鸵鸟等等,可谓百鸟齐飞。经过各部族之间的征伐,迁徙和融合,鸟图腾发生了裂变。鸟图腾从此在以汉文化为代表的统治集团文化和以苗文化为代表的“蛮夷”文化里经历了各自不同的活态演绎之路。
被统一到汉文化里的鸟图腾,我们首先看到商人崇拜玄鸟(燕子)。商代的甲骨文上,“凤”、“风”通用,其构形源自那种翅膀能煽动气流的长尾鸟。即常常拍打一侧翅膀,频频向母鸡示爱的公鸡。由形象联系,又可表示“气流”。所以,甲骨文的“凤”在卜辞中既可表示类似公鸡的大鸟,也可由雄鸡煽翅时的空气扰动来表示空气中的气流和风。周代的“凤鸣岐山”,是稍后一些的说法,古籍《国语·周语》说的是“周之兴也,鸑鷟于岐山”。直到三国时吴国人韦昭注《国语》,才指明“鸑鷟凤之别名也”。这实际上是凤的概念逐渐形成后,后人将前人的各种图腾鸟都追认为凤鸟,冠之以凤名。周300年后天大乱,凤的形象变幻不定,到了秦汉归于一统时,秦人崇拜的千姿百态,口含赤珠,飞扬舞动的朱雀。直到唐代,凤凰才集百鸟的华彩于一身,终于修成正果,成为鸟中之王。凤凰是几千年文化积淀、融合而成的一种多元文化。
在没有加入汉文化联盟的蚩尤各部族里,楚可谓是最鲜明的鸟图腾崇拜国了。楚是三苗部落建立的国家。范文澜的《中国通史》中说,参加武王伐纣的髦即苗,是楚王熊绎的祖先,战国后期“苗的楚国”统一南方,文化向上发展,与华族界限逐步消失。林惠祥《中国民族史》也说:“三苗为南蛮而有荆楚,楚亦自称我蛮夷也,则三苗必为楚先祖。”《苗族简史》提到:“把扬雄《方言》和杭世俊《续方言》两书所列江汉楚语与湘西苗语比较,发现它们有百分之四十左右相同。足见江汉蛮人与苗族关系密切。”在荆楚大地上的出土文物中,鸟占了一半以上的数量。我们再来看诗人屈原给我们留下的华美诗篇:“鸷之群兮,自前世而固然。”(《离骚》)“鸟何萃兮在中?”(《湘夫人》)“大鸟何鸣。”(《天问》)“鸾鸟凤凰,目以远兮。”(《涉江》)“鸾皇为余先戒兮,雷师告余以未具。吾令风鸟飞腾兮,继之以日夜。”(《离骚》)在楚国,各种鸟图腾并没攀附凤凰,而是鹊笑鸠舞,比翼齐飞,各显风采。楚已于公元前223年被秦灭,鸟的图腾无缘再演绎下去,只有溃退到湘、黔、滇的苗族,至今始终保存着图腾文化没有被同化。在黔东南,除了“嘎闹”支系外,还有“斋柳”(燕子图腾)支系;“代良”(青鸟图腾)支系都属鸟图腾。
和凤凰的演变同一个道理,苗族的远古图腾之所以能够传承下来,那必须是“活态的神话”。活态神话里的图腾原型不是祖先的绝唱,而是现代人生活的一部分,是现代文本。每一个时代都会对其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新的时期会创造出能引族人心灵震动的新“原型”,目的是为了不使图腾与追念祖先的概念变得抽象和空洞。
这支苗族支系在清雍正中央政权统治未到达之前一直实行“鼓社制”和“榔社制”。鼓社制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宗族联盟,而榔社制则是跨宗族的地区部落联盟。苗族社会已随着历史向前演化发展,然而鸟图腾文化形成的文化心里深层结构的原始积淀层,并没有过大的消解,它融入了当代人意识的折光随处可见。
毫无疑问,锦鸡舞是鸟图腾潜移默化的演化物。
红腹锦鸡是我国特有的品种,俗称“金鸡”,堪称享誉中外的名禽。在全世界分布仅限于中国青海、甘肃、四川、贵州、湖南、广西和陕西等省区。在历史上,18世纪红腹锦鸡开始输入欧洲,这种鸟古时在《尔雅》中被称为擎鸹,明代《本草纲目》称为彩鸡、山鸡。苗语称“侬”。在苗语里是个很老的词汇,在古歌里才出现,现在还无法解释其意。
在汉文化里,由鸟类发展成凤凰的最重要原形是鸡类。远古时代的鸡不是家养的鸡,主要指金鸡(锦鸡)、野鸡等。特别是红腹锦鸡,如此漂亮的羽衣,是凤凰“五公备举”的特征来源。鸡不仅仅漂亮,更重要的是,鸡能唤出太阳,是农耕部落的神鸟。《山海经》说:丹穴山上有一种鸟,“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徐整《正律》称:“黄帝之时,以凤为鸡”,《吕氏春秋·古乐》中有“因令凤鸟天翟舞之,帝喾大喜”的话。翟是一种长尾野鸡,天翟即是天上飞来的野鸡。
现在人们口谚中的“鸡窝里飞出金凤凰”,“凤凰落难不如鸡”等等,都说明了鸡和凤凰既有区别又有特殊的关系。在十二生肖里为什么有龙无凤而有鸡?凤本来就是鸡。
在麻鸟村和杨先村苗族群众的日常生活以及现行习俗中,鸡的使用率很大,婚、丧的各个程序首先用鸡;各种大小祭祀活动首先用鸡;为死者引路用鸡;隔断生者与死者魂魄的纠缠用鸡;特别是用于禳鬼神的牺牲品,据一位老巫师不完全统计,约有80多种鬼神作祟,欲驱除这些鬼神作祟,须请巫师来举行一定的仪式,宰杀牺牲品以祈禳。不同的鬼神须用不同的且有配套的牲畜作长期牺牲品,这80多种鬼神作祟,有58种鬼神必须用鸡来祈禳。还有许多方面,如居住房屋、农用工具、纺织工具、生产忌日等等,都有鸡或鸟的存在。
他们为什么与鸡(锦鸡)有如此密切的联系?本来就是锦鸡图腾的族群?抑或是别的鸟图腾在新的家园里寻找到了完美的构筑!无论是怎样根底,锦鸡舞者们不仅仅是简单的模仿锦鸡的羽衣美与形态美,而是来自心灵深处的顶礼膜拜。
虽然这支苗族用自己的图腾潜意识与锦鸡结合创造完善了锦鸡舞,但是,那是一种自我存在的艺术,他们并没有称为“锦鸡舞”,他们只知道是在跳芦笙舞。1985年,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歌舞团根据其舞蹈和音乐特点创作一个节目,搬上舞台。由余富文编音乐,吴廷杰、王文荣编舞。舞蹈编完后名字一直定不下来。开始取名为《苗族芦笙舞》,但大家觉得这名字太一般化了,后又起名为《丹寨苗族芦笙舞》,再后来又叫《短裙苗族芦笙舞》,一个个都被否决了。几次反复,余富文陷入了无边的苦思中,真好似“只缘生在此山中,不识庐山真面目”了。忽然,他想到了本支系的自称,那些女性服饰造型和她们跳舞时,刻意模仿锦鸡的模样,一个名字浮出水面——锦鸡舞,当时吴廷杰跳起来拍手称好。于是《锦鸡舞》就此得了名。
余富文这一呼叫不得了,将一个在群体意识里潜行了千百载的文化形象,一下呼出了水面。它不仅仅是一个舞蹈名被通过了,它的意义要重要得多。它得到了整个支系的认可。
《锦鸡舞》自余富文、吴廷杰、王文荣改编搬上舞台后,反映相当强烈。1988年,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歌舞团到意大利、匈牙利、南斯拉夫、奥地利和罗马尼亚参加国际艺术演出时,《锦鸡舞》博得了欧洲观众的热烈喝彩。国际民间艺术节秘书长法格尔赞叹不已:“锦鸡舞音乐优美、舞蹈有内涵、服饰绚丽、银饰精湛、演员漂亮、表演动人。具有浓郁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艺术特点和突出的地方情调。”1989年,州歌舞团再次带着《锦鸡舞》到大连参加“首届中国民间艺术节”演出,苗族文字创始人之一的马学良教授激动地说:“锦鸡舞代表了贵州的特点,代表了苗族的艺术。”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歌舞团的《锦鸡舞》久演不衰,成了保留节目。
较之州歌舞团的《锦鸡舞》,丹寨县民族文工队编创于1989年的《美丽的锦鸡》舞蹈,原生文化的元素更多更浓,在当年的“贵州省首届芦笙大赛”上。《美丽的锦鸡》获得了一等奖。北京舞蹈学院专家兴致勃勃地到丹寨县来学习舞蹈,并邀请《美丽的锦鸡》上北京舞蹈学院作观摩表演。在凯里第一届国际芦笙节上,丹寨县编排了上百名的大型锦鸡舞在开幕式上表演,给中外来宾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一时间,各种报刊、宣传广告牌上都是锦鸡舞的形象。锦鸡舞经层层的波浪式推动。很快形成了苗族的品牌。2004年,丹寨县排调镇将民间的锦鸡舞比赛整合,成功地举办了“锦鸡文化节”,中外宾客纷至沓来。
在苗族民间文学的视野里,人类和大自然的一切事物都是有生命、智慧和感情的,不唯各种动物能通晓人事、知情达理,就连山石草木、行云流水都与人一样有感情,甚至连“道理”、“新年”、“节日”等概念性的东西,都具有鲜活的生命。《年节歌》唱述:“年节还小啊,他正曲卷着头睡觉呢……是季节他老人家,拉了年节一把,年节才能站起来。”德国学者恩斯特·卡西尔把图腾观念称之为“生命一体化”:“有一种基本的,不可磨灭的生命一体化沟通了多种多样形形色色的生命形式。原始人并不认为自己处在自然等级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特权地位上。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是亲族关系,这似乎是神话思维的一个普遍预设。”“生命一体化”观念回答了人类起源的疑问。从而达到人与自然界的和谐,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圆融世界。这恐怕就是图腾于今天的意义了。
历史学家说,古代炎黄部落掌管文化的叫“史”,苗黎部落掌管文化的叫“巫”,史重人事,长于徽实,巫事鬼神,富于想象。长于徽实的把原本很具体贴切的图腾塑造成虚无缥缈、无限抽象、至高无上的凤凰;而富于想象的苗族却将图腾浸渍在现实生活中,使得图腾生态活泼,美丽加身。
十多年来,我追溯鸟图腾之源,追问“嘎闹”支系的文化来历。久久沉湎书斋,浑浑然不知所云,偶然出行故地,一阵清风拂面,那些蜡染上千姿百态的鸟,绣片上的鸟,织机上的鸟,房檐上的鸟,无数姑娘名字上的“闹”,还有这永远舞动的锦鸡舞……我忽然明白了,它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就流动在我们的血管里,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们。
锦鸡这只图腾鸟从历史那一端的地平线上飞过来了。飞越了几千年的沧海桑田,煽动起圣洁的羽翼,载着一个民族的梦,穿越了时空。它是精神之鸟,也是祥瑞之鸟,和谐之鸟。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浅谈雷山苗族歌谣的价值
下一篇:苗歌与苗歌文化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用歌声推动苗族文化发展... (10/14)
·激情、亲情、族情 (10/14)
·黔东南州人社局副局长深... (10/12)
·“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10/12)
·从“一枝独秀”到“百花... (10/11)
·从江县高增乡新生村:“... (10/11)
·毕节市大方县八堡·天宝十... (10/11)
·贵州省教育厅厅长邹联克... (10/10)
·省教育厅邹联克厅长一行... (10/10)
·贵州从江:刚边乡中心小... (10/09)
苗族人物    
·激情、亲情、族情 (10/14)
·纳雍籍抗美援朝英雄:刘... (10/02)
·王昌国:用苗医术攻克双胞... (09/08)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助农脱贫:龙明文的回乡... (12/09)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0739]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深...[7264]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3283]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3160]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贫...[3051]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会...[2979]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2441]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2384]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1565]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坡...[1408]
推荐信息    
·七星关区水箐镇:杨富贵... [10/09]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08/27]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 [08/26]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 [08/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内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