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网名题写: 杨光林 会长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钩沉 >> 盖陇歼匪记
盖陇歼匪记
作者:五彩流长 来源:五彩流长 日期:2019-08-22 阅读:268

盖陇,地处清镇市流长苗族乡西北角,是苗族人民聚居的一个乡村小寨。全寨共有17户人家,90多个人口,除1户汉族外,均为苗族。

三岔河从寨后悬崖下自东南流向西北,与六冲河汇合后注入鸭池河,为乌江流域长江水系。白猫河(三岔河的一段河段)渡口,是历史上清镇与织金两县客商过往的必经之地,盖陇则是过往客商的投宿地。

盖陇寨中耸立一座高约20米的大石碉,如一根拔地而出的山间巨笋。这座石雕就是解放初期盖陇苗族联防队歼匪的战斗堡垒。它不知经历了多少发枪弹的洗礼,摧而不毁,保护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苗族人民;它又如一只倒写青天的巨笔,写尽沧桑,谱写了苗族人民歼匪斗争的光辉历史。

盖陇苗族,是从远地迁徙而来的,在其地繁行生息的王氏家族。民国时期,人们知道的寨主叫王文坤。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二、六军团长征经过盖陇,给王氏家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隔不几年,一位不祥身份的外姓人来到王氏家族中,与王文坤结识交友,详述苗族人民在旧社会受歧视、受压迫、受剥削的罪恶历史。中肯的言语,启发了苗族人民跟随中国工农红军打富济贫,迎接翻身求解放的坚强信。几天后,这个人要去织金,王文坤了解他不走大路的意图,便指定族中的青年人护送,从寨后夹岩下的高洞渡口过河后,他只身一人从织金方向扬长而去。从此,这个人再也没有来盖陇了。不久,王文坤病故,其弟王文举则成为王氏家族中的领袖。

外姓人的进步思想在苗族人民心目中还未忘却消失,又来一位铜匠,专到苗族村寨加工苗族人民传统佩戴的银项链、银手镯等饰品,有的银饰品所钻的图案是“五角星”。王文举默想,这些尚无文字叙述的图案,与那位不详身份的人说的话相符,可能事出有因。寨主王文举意志更加坚定,决定维护苗族人民的利益。盖陇苗族人民在王文举的带领下积极行动起来、在白猫河渡口打击拦截抢夺过往客商的匪徒,击毙匪首吴兴舟。

盖陇苗族人民与残害人民的匪徒势不两立,是构成解放初期土匪联合攻打盖陇联防队,火烧盖陇苗族村寨的主要原因。

解放后,清镇县是在建立地方政权和组建有关机构的过程中建立了清镇县民族事务委员会。一次,王文举接通知,到县参加民委会,按议程王文举被选为县民委委员。会议期间经介绍交谈,王才知道那位不详身份的人就是解放前到过盖陇,解放初期任清镇县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后来调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任副主任的陈永康同志。

肩负着特殊使命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十六军四十六师一三八团,于19491115日解放清镇。人民军队沿清毕(清镇至毕节)公路挺进,挥师强占鸭池河各主要渡口。1121日,人民解放军抵达盖陇强占白猫河。当时的渡河船只已被国民党溃军砸沉河底,人民军队发动盖陇苗族人民建起临时浮桥,浩浩荡荡地挺进织金,与鸭池河渡口的主力部队会合,解放贵州的西北重镇毕节后,进军四川,参加解放成都的会战。

人民解放军抵达盖陇时,苗族人民看到的与陈永康同志说的完全相符,领章和帽徽的确是五角星,十分爱护和体贴苗族人民。

清镇解放不久,陈永康同志托人带来信函,要盖陇苗族人民为新生的人民政权,及早建立联防队。与此同时,在新店区人民政府工作的杨锡芝(苗族)同志按区委书记刘存忠的指示给王文举来信,要王去新店商量要事。王文举因当地的形势紧迫不能脱身,便指定族中的王文才、王登益前去新店区政府,接受了区领导布置的工作任务。即建立清镇县第三联防队(盖陇苗族联防队),指名王文举任队长。

王文才、王登益随身携带新店区人民政府配给的15枚手榴弹返回盖陇,向王文举作了详细汇报。然后他们分别走村串户,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并与当地绅士李德贵、朱崇禄、刘崇高等有枪支的人户协商,很快达成建立盖陇联防队的共识,统一由联防队管理枪支和负责紧急任务时的人员调配。

联防队成立后,以盖陇石雕和腰岩高洞为主要活动据点,白天接送返白猫河的客商,夜晚巡逻查寨,严密监控匪特的活动,联防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各地正处于接管工作繁忙和建立地方政权的过程中,匪徒开始进行破坏活动。盖陇联防队针对匪徒的骚扰破坏,更加重视严防工作,加强力量在白猫河渡口打击抢劫商贩的匪徒,威震一方,使匪徒不敢轻举妄动。

正当人民解放军主力部队进军四川,已解放地区的接管部队依照中央人民政府“接过来,包下去,维持现状,逐步改革”的政策,忙于接管工作,医治战争创伤和发展生产的同时,丧心病狂的各地匪徒认为有机可乘,企图东山再起,卷土重来。

自称清镇、平坝、织金、黔西、修文五县“反共游击司令”的曹绍华纠集反动地主武装及惯匪头目目500余人,拥有长短枪500余支,开始进行武装暴乱。他们不择手段攻打接管部队和残杀地方干部,破坏交通和通信设施,洗劫军车和商人,弄得人心惶惶。

自称西南“反共救国军总指挥长”的王志敏(外号麻么弟),在组织匪徒暴乱和大肆进行破坏活动期间,连续4次书写盖有“西南反共救国军”章的恐吓信给盖陇。联防队队长王文举毫不惧怕,拒不理睬。之后又派自称清镇、平坝、织金、黔西、修文五县“反共游击司令”的匪首曹绍华带盖有谷正伦大印的通知,要求联防队长王文举去清镇县开会,共商打共产党驻军和地方政府的对策。王文举不去清镇,拒绝参加。国民党反动政府流长区区长蒋永康,流长乡乡长陶友富也指派人来再次通知王文举去参加匪首曹绍华、郭德华、蒋永康、陶友富在流长召集攻打共产党清镇接管的地方部队和地方政府。队长王文举态度鲜鲜明,义正辞严拒绝参加,来道知的人回到流长报告,匪首恼差成怒,决定剿灭盖陇以王文举为首的苗族同胞联防队,扬言彻底剿灭以王文举为首的“土花二”。这成为了各路匪首报复攻打盖陇、火烧盖陇苗寨的导火线。

经过密谋,各路匪首和反动政府流长区,以及大小头目纠集汇聚流长马陇(当时马陇属化龙多五保),当时串联暗语称“搬笋子”。匪徒们策划攻打盖陇计划确定后,于1950221日,由马陇冲集结出发,直奔盖陇。数百名匪徒持各种长短武器由远及近向盖陇奔来,这一情况正好被当天负责站岗放哨的联防队员王佰祯发现,王佰祯以最快速度跑回据点报告,王文举及联防队队员们迅速组织中老幼妇需及时转入石碉和烤烟房改作的土碉内。由于土匪突袭,八保盖陇苗族来不及转移到极其安全的幺岩高洞内,财物和牲畜也来不及转移。匪众们蜂拥而至,进入岩脚田岔路口,便分为两股进行合围。一路从牛洞直插大寨,切断盖陇至幺岩高洞的去路,防止幺岩李德贵带联防队去救援和防止盖陇苗族同胞向高洞转移。另一路沿往织金(白猫河方向)的要道绕后封锁,阻断盖陇苗族问胞与新店区人民政府的联系。各路股匪来势汹汹,逐步缩小包围圈,渐渐地把盖陇围得水泄不通,各种长、短枪朝石碉、土碉射击,土匪边射击边喊话,指名要以王文举为首的“土花二”交枪投降,否则将剿灭盖陇人。在攻打行动中,首先发起攻击的是来自蔡家水的朱秀元匪部,接着各股匪齐向石碉、土碉射击。碉内父老乡亲焦虑不安,不知如何保护性命,联防队严阵以待,一面安抚疏导老幼,一面顽强还击,匪徒进退两难,无可奈何。

夜静后,寒气通人。匪徒们点燃捆绑的火柴投掷到土碉上,瞬时火光冲天,联防队员们面对严峻形势,一边组织群众救火,一边坚持还击。同时,匪徒们疯狂劫走盖陇各家财物和牲畜,并对民房放火,火光冲天,一片火海。匪徒们再次向石碉猛烈射击。盖陇联防队英勇还击,匪徒不敢靠近。盖陇苗族同胞坚守了生死存亡的的三个不眠之夜。

石碉、土碉内的盖陇同胞坚守了三天三夜,匪首则更加猖厥,织金县境内的李芝才、黄忠议等率众匪又赶到盖陇从北面发起进攻。正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机智勇敢的联防队员王仲芳、陈忠美突出封锁线,身背牛嘴笼,绕道火速去蒙家寨(当时是共产党清镇县新店区人民政府所在地),向区领导报告盖陇被围众匪攻打,火烧村寨的紧急情况,当时区政府没有驻军,驻军还在鸭池河,只有一个警卫队,区政府迅速派区警卫队50余人随王仲芳、陈忠美先前往盖陇支援。同时新店区人民政府刘政委,许营堂(后任共产党领导的流长区区长)火速集中鸭池河驻军警卫连50余人及时赶到,从东北面用重机枪、轻机枪各一挺向围攻盖陇的各股匪猛烈射击,据王登怀老人回忆,听到机枪声“哒哒哒……,突突突……,有节奏,有规律的枪声给被困的盖陇联防队带来了希望,队长王文举肯定说:“救援部队来了”,不知情的匪徒们也叫嚷说是他们“反共救国军”部队来了……,但胆怯心虚的各股土匪边喊边撤,纷纷逃离。联防队员们乘势冲出石碉、土碉以密集的火力朝匪徒溃逃的方向射击,阻止匪徒溃逃。很快,解放军到达目的地,以小分队从匪徒溃逃的方向迎面前进,与联防队前后夹击,左右合围,迫使如惊弓之鸟的匪徒逃无路可逃。匪首郭德华被击中大腿不能动弹,当场生俘,匪首黄和清被当场击毙。活捉土匪头目和骨干匪徒8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取得了盖陇歼匪战的彻底胜利。这天正逢初六,为纪念这个难忘的日子,盖陇苗族同胞将原来的正月20日跳花坡改在正月初六,让世代盖陇苗族同胞永世代记住这段历史。同时,曾亲身经历盖陇被围,火烧火燎烧盖陇,盖陇获救的苗族老人王登怀,附快板诗曰:

土匪打陇我幺岩、盖陇是那年

烧得那样顺墙跑

烧得那样四脚卷

烧得那样有脚不走路

烧得那样无脚下四川

烧得那样有口不说话

烧得那样无口闹翻天

烧得那样有毛飞不起

烧得那样无毛飞上天

四九年十ー月十五日,解放清镇县城是那个军、是那个师、是那个团、是那个营

四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推选那几个是我们县的主要领导人

五零年,许区长带了一百多大兵在我盖陇村驻了四、五天,虽然时间记得不太准,就是大军围攻排洞的第二天

五零年,匪军包围大树根,也是我盖陇、幺岩带兵去救的

五零年,刘政委带了几十百把兵在我幺岩高洞在了一两天

四九年十-月二十日,共产党强度鸭池河;十一月二十四日过完青岗林;搭起木桥过完我们白猫河。我们带起人马去领先

五零年,国民党大土匪听到我们去投诚,带起两千多土匪围攻我们好多天,不得那个来打救,不知死在那一天,得到那个来打救,全村老小又团圆

永远跟着那个走,大家才有之今天,永远不忘那个的恩情,我们们正月初六来纪念、来纪念

土匪打陇我幺岩、盖陇是五零年

烧得耗子顺墙跑

烧得猫儿四脚卷

烧得板凳有脚不走路

烧得扁担无脚下四川

烧得藤箩有口不说话

烧得鼓儿无口闹翻大

烧得梭衣有毛飞不起

烧得火老无毛飞上天

四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早上四点钟,解放清镇县城是第二野战车、五兵团、十六军、四十六师、一三八团、侦查营

四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推选尚子端、杨村夫为我们县的主要领导人

五零年,许营堂带了一白多大乓在我盖陇村驻了四、五五天,虽然时间记得不太准,就是解放流长的第二天

五零年,大军攻打白猫河,也是我盖陇、幺岩带兵

五零年,刘政委带了几十百把兵在我幺岩高洞在了一两天,虽然时间记得不太准,还带着我们人民去搜山

四九年十ー月二十日,十六军分成三路,一路进攻鸭池河;一路进攻青岗林;二十四日搭起木桥过完我们白猫河。我们带起人马去领先

五零年,国民党大土匪听到我们去投诚,带起两千多土匪围攻我们五、六天,不得政府来打救,不知死在那一天,得到政府来打救,全村老小又团圆

永远跟着共产党,大家才有今天,永远不忘党的恩情,正月初六来纪念、来纪念,我们永远传下去要纪念。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五代喜遇共产党苗乡儿女话“初心” (喜迎党的九十八华...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从江县东朗镇教育支部召... (09/20)
·从江县丙妹镇三角井居委... (09/20)
·丙妹镇举行2019年新兵入... (09/20)
·从江刚边“防暴反恐”演... (09/20)
·说好普通话,请从你我做... (09/20)
·从江县庆云镇举行2019年... (09/20)
·纳雍县《苗族飞歌》荣获... (09/20)
·赫章县河镇乡各学校开展... (09/20)
·纳雍县化作乡枪杆岩的蜕... (09/18)
·贵州福泉:“双语”进校... (09/18)
苗族人物    
·王昌国:用苗医术攻克双胞... (09/08)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助农脱贫:龙明文的回乡... (12/09)
·云南苗族学子返苗乡,树... (11/30)
·一对苗族父子 定格酉阳6... (10/24)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0681]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深...[6182]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3226]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3094]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2390]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2327]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会...[2298]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贫...[2203]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150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坡...[1325]
推荐信息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学术... [08/27]
·贵州赫章县铁匠苗族乡脱... [08/26]
·贵州省苗学会2019年会长... [08/14]
·潘定发:再建议要下大力... [06/06]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贵州大方:牛场乡苗族花... [02/28]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苗族歌手:雷艳 [06/18]
九黎旅游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中国苗族网 黔ICP备11001344号-1
主办单位:贵州省苗学会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内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