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苗族村寨 >> 何为报德:历经灾难,尽显家国情怀
何为报德:历经灾难,尽显家国情怀
作者:文新宇 编辑:张有桥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02-24 阅读:2110

庚子鼠年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全国进入了抗击疫情的战“疫”状态,无数家庭陷入了悲欢离合,国家全力投入疫情的防控,显示了大国的力量与形象。这次劫难,是天灾,是人祸?在灾难面前,物质欲望,生命,抑或自由,该如何取舍排序?在无情灾祸来临时,人人自危,自私为我还是舍我其谁,保家卫国?家与国,先有家还是先有国,还是没有国哪有家?

读史明智,历史是一面镜子,这里,我们来讲一讲一个叫报德的小山村的故事。我们从它经历的战乱、瘟疫、抗争、发展的历史长河来看看,什么是家国情怀,什么是家什么是国,以及到底是先有国后有家,还是先有家后有国。

 这个叫报德的山村,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郎德镇,辖大寨、平寨、甘吾三个自然寨,现286户1150人,绝大多数是苗族。让我们从清朝时期报德村所发生的战乱、瘟疫等灾难说起。


报德纪史之一:“剿”苗与抗清

据文献记载,报德村最早在清朝官方文献中记为“抱得”二字。据当地学者编写的《报德苗族》一书记载,报德村于明朝中叶开始有人居住,最早居民是从现在凯里市开怀一地迁徙过来的杨姓人家。直到清王朝“开辟苗疆”把黔东南纳入国家版图之前,报德村和“苗疆”的许多苗寨一样,属于“化外之地”的“生苗区”,“抱得”是音译的地名词和自然地方,国家政权没有渗透到,属于完全自治的地方。

雍正六年(1728年),正值中国历史上的“康乾盛世”中期,为了打通战略通道,加强对黔东南苗族地区的政治统治,增加国库财力,清朝统治者决心“开辟”黔东南清水江和牛皮大菁(即雷公山)一带“生苗”区,将其纳入版籍。如何“开辟”黔东南“苗疆”,清朝统治者内部曾有过不同意见。镇远知府方显主张“剿”“抚”结合,“二者不宜偏废”“先抚后剿,剿平之后仍归于抚”(《平苗纪略》)1728年2月,方显曾“奉饬”招抚清江北岸及九股诸苗寨,先后有60多个苗寨“就抚”。但方显的“抚后剿”主张却遭到贵州巡抚祖秉圭和总督鄂尔泰的坚决反对。祖秉圭说“苗本豺狼,难责以人道,此事断不可行,必不可行。”(《贵州通治·前事志十九》)鄂尔泰说:“苗性犬羊,何知信义,为长久计……必当相机剿除……恐今日不杀少,日后将杀多。”并认为“既未示以军威,亦未晓以法纪,寸铁未缴,一人不杀,而骥望其宁贴,无此理,无此事”(《皇帝经世文编》卷八八)。他们先“剿”后“抚”的意见得到了雍正皇帝的支持。

话得说回来,报德又跟“开辟苗疆”有何关系呢?原来,清政府“开辟”的“苗疆六厅”之一的丹江厅,辖左(丹江)、右(凯里)两卫,而报德地处凯里和丹江之间,并紧挨丹江厅城,是丹江之出入要津,而且主要是报德属于自主自立的“管外苗族地区”,自在清政府“剿”范围。本来在“化外之地”过着世外桃源一般安静生活的报德苗民,却被皇帝以“治国理政”的“家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名卷入了战乱!据查史料,在贵州巡抚张广泗、贵州提督哈元生等大员给雍正、乾隆皇帝“战事汇报”的奏中,多次提及“抱得”(今报德)地名,或攻打报德,或伤亡苗民多少人,或取道报德攻打某某处,或某军官带兵进驻报德安扎行营。

1728年11月13日,守备梅先春等带兵用枪炮进攻抱得,并烧毁三寨,苗民死伤多人,其余苗民往山林或别处逃命。张广泗亲自督战,18日至抱得行营会商,侍机行动。扎营数日后,张广泗、张禹谟带兵从抱得进攻囊猛(今南猛)。这是史料记载报德首次遭到清军袭击和烧毁。

1735年2月,包利、红银起义反清(史称雍乾起义),后攻取古州、丹江、台拱、清江等,震惊全国6月清廷调集湖南、湖北、广东、广西、四川、云南、贵州七省兵力数万人,组织“围剿”9月21日四川副将寿长、云南参将哈尚德等率兵“剿洗”季刀等寨,又连日进攻乌留、郎德、抱得、乌耶、罗窝等寨,宰首六十余级,枪炮打死百余人。

同治九年(1870年)清军为雪洗黄飘之战大败之耻,复调七省兵力,大举入黔镇压。义军首领杨大六率部力拒清军于丹江、郎德、报德、黄茅岭等地。

1871年12月4日,清将苏元章、龚继昌复出黄茅岭、脚猛、南猛、报德一带,义军首领杨大六自番翁回军报德抵抗清军。龚继昌等进兵其前,苏元章涉险由山后勾毛营坡攻入报德,苗民死伤千余。

这是史料中记载的发生在报德一地的四次主要的苗民抗清事件。

从史料看出清朝在雍正、乾隆、同治三代皇帝统治时期,都对苗疆进行军事镇压,报德村都无一幸免地卷入了战乱,史料中记载的1728年、1735年、1870年、1871年次战乱都对报德村造成了大量的苗民伤亡,甚至村寨被一把火烧光,造成大量苗民无家可归、民不聊生

由于官逼民反,报德苗民在起义反抗中涌现了许多抗清人物。报德村大寨人文略里,是张秀梅、杨大六起义时杨大六的副手,在长达18年的抗清斗争中,自始至终跟在杨大六左右,英勇抗清,直至最后负伤牺牲。而杨大六则最后被湘军用惨绝人寰的酷刑——骑铜火炉对其行刑折磨,42岁英勇就义。起义首领就义后,都匀知府罗应旒借对苗民招抚之机,反诬陷苗民反叛,骗苗民在丹江厅城北坡顶挖大坑,然后用酒肉“犒劳”,半醉即被血腥砍杀,推入坑内掩埋,人称“万人坟”。而在报德的战乱中,清军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军官和士兵战死多人,报德村大寨后山“汉人坟”和清军屯兵驻扎之地“播养条”(苗语音译,意译为“汉人住的坡”),即是历史遗证。

清政府“开辟苗疆六厅”,由于雍正皇帝采取先“剿”后“抚”的错误决策,实施民族压迫的统治政策,致使清政府在此后140多年里对苗民进行了多次的军事镇压,致使苗族人民造成重大的生命财产损失,民不聊生,社会创伤无法得以治愈,也动摇了清政府的统治基础,致使国力一再衰弱,违背了最初的“开辟苗疆”目的,反而成了统治者治国理政的惨痛教训。剿杀与抵抗,这是一个很浅显的因果关系,但在皇帝使用“剿杀”大权之时,他却忘记了“反抗”作为人的本能以及所导致的后果!历史已反复证明:掌握生杀大权者一旦付诸错误行动后,国家和社会因之付出的灾难代价实在太大太大!
    

报德纪史之二:瘟疫之灾与命运抗争

人的灾难之重,莫过于人祸又遇天灾。经历清政府的灭顶“剿杀”之后,报德苗民又惨遭瘟疫肆虐。这真叫祸不单行。据《报德苗族》一书记载,包利、红银起义,由于外地人带来病毒的原因,引起了报德村大寨天花、霍乱等传染病流行。当时人死枕积,无力掩埋,抬抛寨脚叫埋马坡的地方,死人的数量多,都把枫香树幼树压弯了。

据健在的老人讲,报德村现在辖大寨、平寨、甘吾三个自然寨,最早居民是平寨的杨姓人家,大约明朝中叶由现在凯里迁来。再后来,大寨开始有杨姓人家开始搬迁过来居住。由于清朝时期包利、红银起义时家园被烧毁,为逃避杀害,余姓人家不得已从丹江黄茅岭排滴坡迁到被清军所攻并烧毁的大寨安顿居住。由于战乱和生活所迫迁徙而居,这就是报德最初的村民组成。过了若干年,随着人口增多,慢慢发展成近70多户近300人的寨子。然而却是命运作弄人,一场瘟疫降临了。由于人们缺乏医学知识,当地苗民开始只知道是一种奇怪的病,一个接着一个的病死,并不知道是瘟疫。按照苗族的巫文化,当地苗民认为是人间的作恶,引起了上天或神的惩罚,就由村里的巫师组织苗民做祭祀神灵的巫事,以化解灾难。在苗族的精神世界里,人和自然万物都是有生命和平等的,所以人要敬畏自然,人在面对灾祸不顺或疾病时,都要举行人和神之间沟通的巫事,给鬼神送去鸡、猪、牛等牺牲,求得自然界神灵或逝去祖先神灵的宽恕和保佑。

随着病死人数增多,人们后来知道了这就是瘟疫。但是在无法正确认识这种瘟疫之时,人们采取很有限救治和防控办法。那时报德苗民只能用传统的苗族医药进行救治。人们从山上挖来草药熬成药汤是最主要的救治方法。由于地处封闭山区,清政府“新辟”的丹江厅府正疲于“平叛苗乱”而顾不上,没有可用的防控物资,没有得到外界的援,报德的瘟疫就只能在与死神的自我抗争中熬过来!

在瘟疫造成报德人口减少大半之时,为了人口的后代繁衍,居住大寨的余姓人家最后决定迁离报德,余姓人家两兄弟分别带领家人到现今报德村甘吾寨和附近的也利寨、碧岣寨逃命和隔离而居。后来,又有几户人家从报德大寨迁到附近的现在叫也利村的中寨居住。雍正十三年(1735年)十二月,清军攻打丹江厅的控拜,民军失利,有147人被斩首,九个寨子被烧毁殆尽,阳姓的几户人家逃难到报德大寨,在余姓人家因瘟疫而搬离的位置上居住,为避免丹江厅官家编户口识别姓氏而遭残杀,将阳姓改为文姓,沿用至今。后来又有几户梁姓人家从西江迁到大寨。再后来,陆陆续续地,有杨姓人家从凯里方向迁来,有杨姓人家从长由一地迁来(后改为文姓),有欧姓人家从外方迁来(后改为文姓),有李姓人家从永乐一地迁来,最后组成了一个大寨。从此,报德地区大寨、平寨、甘吾、也利、中寨、碧岣、长生七个自然寨就开始形成。因为是逃难而分居各个寨子,战乱和瘟疫更加加深了同胞、宗族和逃难共居的感情。

报德一地的瘟疫,只能从当地人的传说中去略知一二就像历史上很多的村庄发生过多少次瘟疫,我们都无法去做太多了解和探知,因为瘟疫事件很少进入官府文献,往往仅凭人们的记忆来传说。报德这个小山村200多年前发生的瘟疫没有外施以援手,没有清政府官方防控援助没有大规模的隔离和救治,没有紧缺物资的调配和保障,好像没有今天留下可供参考的借鉴经验但当时条件下对传染病知之甚少报德苗民的自救勇气和命运抗争,以及那敬天敬地敬鬼神祈求放过一劫的敬畏自然的自知和自觉,却是当代人值得去感悟的。现代社会一次传染病传播造成深重灾难,除了病毒本身,更多因为人祸造成现代人缺乏对自然的敬畏和保护,过多地破坏生态和向大自然索取以满足自私欲望,这说明人类社会已处于病态了,这时这个社会病往往比病毒更严重。


报德纪史之三:时代弄潮儿,尽显家国情怀

每个代,都有一批弄潮儿,走在时代的前列。报德村也不例外,涌现了一批具有家国情怀的代表性人物

148年前,报德村在官逼民反的血雨腥风苦难年代,由文略里等带领着全村人,与清政府“剿杀”展开抗争,书写了苗民起义争史。在统治者实行民族压迫的时代,保护家园、进行抗争就是家国情怀的另一种注解。

文志彰先生文略里的孙辈,于腐朽的清王朝被推翻后的时代出生,他牢记民族苦难,奋发读书,贵州省都匀师范学校毕业,返回家乡投身教育事业,创办报德乡中心国民学校并任校长,担任雷山县丹江小学校长,担任雷山县参议会副参议长,为国家培养了大量人才有的走上了厅长、县委书记、县长、中小学校长、大学教授等工作岗位,一生投入到教育事业,直至政治运动受尽不公为止。从报德小学毕业的雷山县县委书记余金才,是众多走上工作岗位的苗家子弟中典型的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级贫困县雷山县勤勉为公、清廉为官鞠躬尽瘁,直至病逝在工作岗位上,被人称作穿草鞋的“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

复员回乡的梁志芳,早年是报德村几十位参军并成为共和国卫兵中的一员,1949年入伍,参加渡江战役、进军西南、抗美援朝战争,在上甘岭战役他担任二连炮排排长,作为六〇炮手,为黄继光炸碉堡作掩护受伤,荣立集体三等功。他先后参加作战八次,立大功一次三等功
    文锡美是众多报德苗家子弟进入大学深造的优秀代表,1962年从贵州大学毕业就一直在雷山县民族中学从事教学工作,由于工作认真负责,成绩显著,多次获州、县先进教师、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的表彰。他校长职位退休后,反哺家乡文化教育事业,参与创办雷山县报德苗学书院,仍然为报德苗乡的文化教育事业贡献余热。

文远荣解放初从中央民族学院毕业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工作,后借调到贵州省民族语文指导委员会,在政治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被遣返回乡农耕20年。即使面对不公,平反恢复工作后仍然一腔热血,在县中学任教之余,还为抢救苗族历史文化著书立说,参与编著《报德苗族》等著作,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直到生命停止

以上所列为报德村苗家子弟的代表人物,在不同时代奋发图强,与不公命运抗争,成为了时代弄潮儿,尽显了家国情怀。他们或许不都是时代的宠儿,出生在贫困的苗族农民家庭,尽管经历艰难困苦,有的甚至历经了磨难和命运不公,但他们的家国情怀,他们的事迹,却让人们记在心里。试想,清朝统治者眼里“苗本豺狼”“何知信义”的苗族子民,为什么却在关键之时,走上国家需要的地方,保家卫国,为国家培养人才,为民族和子孙抢救文化,为国家减少贫困人口,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难道不是家国情怀的注解吗?孔子说“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报德苗族在两百年历史中不正是很好地践行着吗?用什么来报答恩德?应该是用正直来报答怨恨,用感激、恩德来报答恩德。爱憎分明,懂得感恩,报德人不正是用自己的行动在坚守这个叫“报德”的村子的优良传统吗?感恩报德,这或许是历经苦难的报德人对家乡养育之恩的朴素感情,也因此他们成为了报德的乡贤。而在乡村振兴国家战略号召下,受感召而来到报德参与乡村建设的许许多多新乡贤,他们则彰显了更高层面的感恩报德以及家国情怀。2019年在报德举办的“中国民族乡创·报德论坛”上,黔东南州常委、副州长郑秀全所做的《新乡贤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力量》的主题演讲,则是新时期国家乡村振兴中新乡贤家国情怀的很好注释。

北京大学刘金才教授也在“中国民族乡创·报德论坛”上作了题为《日本“报德教”对我国乡村振兴和建设的启示》的主旨演讲,他从日本200多年前日本思想家、农政改革家二宫尊德说的“何谓报德,报三才之德也。”,来对报德寄予希望! “人”无论是谁,无不蒙受天地人三才之恩,教导人们必须尊重天地、自然万物的价值,尊重人的生命和本体价值,感谢和报答天地自然和包括自己祖先在内的一切人之恩德,从而为世人幸福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份穿越历史的东方文化,其精华高度浓缩在这“报德”二字,这也是家国情怀的很好解释。

今天的报德村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已翻身做主人,正积极投身到乡村建设之中,使报德村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2013年因其深厚的苗族文化和村落生态保护良好被列为中国传统村落,2016年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2018年被评为最美苗寨,2019年在乡村振兴国家战略的号角下谋划产业项目,振兴乡村文化,发展苗族文化乡村旅游,并振奋信心2020年和全国一并进入小康!想想,这不正是历经灾难后,终将盼来的好日子吗?!

小故事里有大中国。两百年报德村经历的灾难,无数个村庄所经历的灾难,所有中华民族同胞所经历的灾难,这不正是祖国母亲所经历的苦难吗?!历史是一面镜子,有经验,有教训。历史不会说谎,读史使人明智。历史不能重演,但灾难的历史不能变成失忆。今天面对的灾难,与历史相比,我们还是有幸的,有了强大的国家,我们更有战胜灾难和灾后重建的勇气和底气。今天,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其灾难超乎想象,但也正是在全国人民的众志成城、奋力战“疫”之下,显示了强大的中国力量和空前的团结,我们必将迎来战“疫”胜利的一天!

我们坚信:多难兴邦,明天更美好!

(作者:文新宇,贵州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手机18985190756)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全球首部大型苗族山水实景演出《西江盛典》震撼首演
下一篇: 碧水之上古林美 “水虎”之寨话今夕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从江县:东朗镇小学升初... (07/10)
·贵州(雷山)“非遗+扶贫... (07/09)
·憶秦娥 .雷公山 (07/09)
·余乃战神而不倡内耗 ... (07/09)
·贵州从江: 下江镇中心... (07/05)
·贵州从江:下江镇开展“... (07/05)
·缅怀先烈忆历史 锤炼党... (07/05)
·江苏孟琴女士爱心团队心... (07/05)
·刚边乡中心小学开展“童... (07/05)
·奇特图腾树 厚德蚩尤魂 (07/03)
苗族人物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2020年纳雍县小花苗赛鸽... (03/29)
·选 春 联 (01/20)
·春节有苗族文化活动啦!...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1998]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4450]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4425]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3638]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3580]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3487]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2623]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1284]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40166]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153270]
推荐信息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贵州省苗学会简介 [06/08]
·《苗学研究》杂志简介 [06/07]
·《中国苗族网》简介 [06/06]
·中国苗族网联系方式 [06/05]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