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学术研究 苗族人物 苗族语言 风俗习惯 宗教信仰 苗族节日 历史钩沉 文化遗产
苗医苗药 苗族绝技 民间故事 苗族服饰 苗族银饰 苗族工艺 音乐舞蹈 影视天地 苗族美食 苗族村寨
区域经济 苗疆旅游 文化教育 书画摄影 产品推荐 法律天地 苗族企业 文学之窗 苗族论坛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 贵州省苗学会
《苗学研究》及《中国苗族网》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在线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民间故事 >> 母亲
母亲
作者:石朝江 编辑:张有桥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04-27 阅读:1486

我的母亲叫潘玉珍,苗族,黄平红梅高坡牛人。其实,她是我的继母。继母视我为己出,我视继母为生母。




母亲有恩于我许多许多,可以说,没有母亲就没有我的今天。但是,我却感恩于母亲太少太少。特别是我没能赶上给母亲送终,我一直生活在内疚之中。

我的生母吴氏,苗族,旧州寨勇本村人。在我还不足两岁时就病逝了,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来,我对生母长成啥样?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生母去逝后,父亲先娶了一个继母,也姓吴,苗族,旧州金麦寨人。但该继母到我家只一年,也病逝了,我对她也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我的潘氏母亲到我家时,我可能有3岁多了。据父亲说,我还闹着要和母亲睡,还哭闹着要吃奶。

在我懂事后的最早记忆中,父亲常赶鸭子在外,大哥当兵去了,经常是母亲带着我和二哥在家(其实应该是三哥,他排行第三,还有一个排行第二的二哥在我和三哥都没有出生时就病逝了,我们后来就习惯把三哥喊成二哥了) ,家中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母亲都是分给我和二哥吃,可能是我小一些,我分得的一份总比二哥的要多一点。两兄弟偶尔发生冲突,母亲总是护着我。

1957年,我上石牛小学读一年级,二哥大概是读四年级,后来我又转到毛荒小学读二年级。

1958年,母亲生了一个妹,可把我父亲高兴极了。我的生母为他生了4个儿子,他就一直想要一个女儿。父亲给这个妹取名银芝。

银芝半岁时,父亲赶鸭子在冷水河的小村。一天,他晚上可能11点钟赶回家来,还抱着银芝逗玩,母亲在给他炒鸭蛋炒饭。

可鸭蛋饭都还没有炒好,银芝在父亲的怀中突然喘起粗气,母亲停下手中活过来抱,父亲又抢过去抱,大概20分钟不到,银芝居然死在父亲的怀中。

父亲非常难过和内疚。他说他不该夜半三更从小村弯弯赶回家来,是他把邪气带回家来了,是他害死了银芝。他和母亲都哭得很伤心。

银芝死了以后,父亲让母亲和他一道,给人民公社赶鸭子去了,就丢下我和二哥在家。

我们每天去上学,老师就发给一小杯面粉,然后在放学的路上讨一些野菜,回到家就把面粉和野菜放在一块煮熟来吃,还吃不饱,两弟兄就去挖一些野荸荠来充饥




这期间,父亲有时也回家来的,但他比较粗心,没有发现两个儿子饿得快不行了。

有一天,母亲回家来了,她看见两兄弟饿得皮包骨似的,她哭了。她没有和我们多说什么,就拿着点东西,擦着眼泪赶回鸭棚子去了。

母亲到鸭棚子后,对父亲说:那两个儿子饿得瘦筋筋的,怕这样下去要饿死的,先逃命要紧,不要让他们再读书了。你赶快编一个鸭棚子,让两兄弟和我们一道赶鸭子,我们吃什么,他们就吃什么

父亲这才像是猛醒了,他说:我现在就去绞龙吹竹子,明后天就把鸭棚子编好,你就去把两个儿子接来。

可能是第三天或第四天后,母亲回来接我们了。我问母亲:“妈,我们不读书了?

母亲回答:不读了,你们不能再这样饿下去了,跟着我们放鸭子去。

我说:我还想读书。

母亲说:要读也以后再说,现在先逃命要紧。

于是,我和二哥跟着母亲,来到了父母安在白水寨的鸭棚子。

父亲当天杀了一只鸭子,母亲煮的净白米饭,让我们好好的饱吃了一餐。

吃完饭后母亲对我两兄弟说:从明天开始,我们吃的是胡萝卜饭,你们父亲吃一碗白饭一碗萝卜饭,只要你们父亲不垮,我们一家就不会饿死。

当时,我和二哥什么也没有说,反正是听母亲的。

当晚,我和二哥就睡在父亲新编的鸭棚里。尽管与父母住的鸭棚紧挨在一起的,但是,前不挨村,后不着店,鸭棚外一片漆黑,我害怕极了,几乎一晚没有睡着觉。




第二天早上,我对母亲说: 妈,我晚上怕,我要和你睡。

母亲说:我和你爸爸说说

母亲和父亲说后,父亲坚决不同意。

之后的几天,我们睡觉后,母亲就拿着一根小板凳,坐在我们睡的鸭棚床边,直到我和二哥睡觉了,她才回到她和父亲的鸭棚里。

这样也不是办法,母亲对父亲说: “要不,我们把鸭棚搬离人家户近一点,这样,小四就不怕了。

父亲果然把鸭棚搬到一户人家的院坝,前提是,鸭粪全归人家作肥料。后来不管鸭棚搬到哪里,都尽量挨着人家户。

就这样,我们跟父母赶鸭在外两年多。从白水寨到绞龙、红梅、松洞、浪洞、平溪、温水塘;又回到旧州大坝、平溪坝、波洞、上塘;又到冷水河、七里冲、梨树坳、四方井……。

后来,母亲怀孕了。1962年初,父母把鸭棚搬回了家

1962年农历5月29日,母亲又生了一个妹,父亲非常高兴,给妹取名为金芝。后来妹过房给川心堡周家,周家给取名为翠萍。以后我们都称妹为翠萍了。

生妹不久,父母亲又带上我们三兄妹,把鸭棚搬到了红梅草绿坪、洋码头那一带。




1963年,我悄悄地对母亲说:妈,我想读书。 

母亲说:想读书是好事,我给你爸爸说。

父亲问我:听你母亲讲,你想读书?

我回答:是的,我想读书。

父亲说:那我们就把鸭棚子搬回家去,才方便你上学。读书就好好的读,不要贪玩。

我回答:

于是,父母把鸭棚子又搬回了家。母亲反复嘱咐我:“不读就不读,要读就读到头。"

当时,我和寨上的杨光祥要一同去石牛小学报名插班读书。杨光祥长我1岁,他说:我们两个一定要读一个班。但他只辍学一年,我辍学三年多了。

我说要插三年级。杨光祥说,他要插五年级。开始,双方互不相让。

而此时,同是寨勇的吴天兰在石牛小学读四年级。我和光祥说,干诡,我们和猫三(吴天兰乳名)读一个班。光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最后他还是同意了。

在石牛小学从四下开始又读起,由于二下、三年级和四上我都没有读过,我开始还是有些吃力。我发奋一定要赶上,到了五年级,我的学习就赶上来了。到了六年级,我就当班长了。




在石牛小学再读书的两年半,放学回家后就放牛(当时生产队到石阡县买来一头黄牛,分配给我家放),星期天就和母亲上十万营大山砍柴。晚上是我学习的最好时光。

开始我还帮助母亲讨猪菜。但母亲说,你放牛还可以看书,讨猪菜就看不了书了。 

母亲经常检查家中的煤油灯,她怕没有煤油影响我晚上做作业和学习。她经常晚上砍完猪菜上锅煮后,就搬一棵小凳子,坐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做作业。有时她会问,最近考试了没有,考得多少分




1965年,我考上了黄平旧州中学,母亲可高兴了。得到录取通知书后,母亲带着我和翠萍妹去新州二姐家,她对二姐和二姐夫说:你们四弟考上中学了

二姐夫是四川人,人特别勤劳,为人特别好。虽然二姐是中间一个继母生的,她和我们都没有血缘的关系,其生母只在我家生活一年就去逝了。但二姐夫和二姐都认我父亲为外公,认我的母亲为外婆,家中无论有什么事,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旧州寨勇来。

二姐夫是开碾房的,家中虽然不是十分富裕,但吃、喝、穿是不愁的,生活过得很殷实。

对我们的到来,二姐和二姐夫可高兴了。他们做了许多我从来没有吃过的饭菜。

可我却吃多了,拉肚子了,二姐和二姐夫就带我去找赤脚医生。母亲本来只打算在二姐家住两三天的,结果我们住了八天。

从新州回到旧州,旧州中学开学了,母亲拿出一双她亲手做的布鞋和10元钱给我,又嘱咐我说:“不读就不读,要读就读到头。”

我回答她: 妈,我知道了

在我们家,父亲是有产阶级,母亲是无产阶级。父亲赶鸭子买蛋买鸭所得的钱,从来不交给母亲,他都拿去做善事了(主要是救助五保户,他固定年年救助的孤寡老人有七八个,得到他救助的至少不下30人)。母亲也从来不问父亲要一分钱。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得吃得穿就行了。”

母亲给我的10元钱,大部分是角角钱,这是她平时一分钱一分钱积下来的。

读旧州中学时,我经常利用星期天回家去砍柴,还和母亲一起去蚂蟥冲挖土、种包谷、挖红薯等。母亲经常在人前夸我说:我家老四太乖了

1968年我从旧州中学返乡,第二年我就报名参军。当了6年铁道兵,参加修了3条铁路。1975年4月退役回乡,当年9月我又上贵州大学读书。从此后,我就一直没在母亲的身边了。




记得我赴贵大读书时,母亲掏出30元钱送给我。我当时还有100多元的退伍费,我不要。母亲说:你不接着我会生气的。我只好把钱接了。

母亲又说:去贵阳好好读书,不读就不读,要读就读到头

母亲没有读过一天书,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了,可却大力支持我读书。特别是她那句话,“不读就不读,要读就读到头”,却影响了我一辈子。可以说,我后来立志读书,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受到了母亲这句话的鞭策和影响。

我大学毕业分配在贵阳工作,后来又被选调到贵州省委组织部,又到惠水县任县委副书记等,母亲在第一时间知道后,她都非常高兴,她总对人说:我家老四出息了

我参加工作后,开始我每个月都挤出一点钱寄回家去。父亲母亲还健在时,我每年都必须要回去和他们过春节。每次母亲总是问我:工作顺利不顺利?有人欺负你没有?一年来你生过病了没有?等等,等等。

1996年9月,我突然接到满孃(翠萍妹)打来电话说:“四哥,妈生病了,已经住院二十多天了,她一直不让我告诉你和二哥,怕影响你们的工作(当时二哥和二嫂在贵大食堂打工煮饭)。

我问满孃:妈生的什么病?严不严重

满孃说:妈的左上腹生了一个包,痛得她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淌,今天上午都昏迷过去了,后来又醒过来了。

我埋怨满孃说:为什么今天才告诉我”?

满孃说:妈不让我告诉的,我现在给你打电话妈都不知道。

我马上意识到,母亲可能是患绝症了。我对满孃说,我和二哥明天就回来

我马上给在贵大打工的二哥打电话说:母亲快不行了,你赶快请假,来贵阳住,明天我们必须赶回旧州。

第二天,我和二哥先乘9点的班车去旧州,二嫂也请了假,她从花溪赶进城来,赶上乘11点半的班车。

那时候,我们都还没有使用手机,在黄平还要转车。我和二哥焦急地坐在班车上。我的眼睛皮总在上下的跳动。

我们好不容易到了旧州,就在东门下车,直奔满孃家。  

满孃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寨勇,她非常难过地说:你们两个哥回来就好了,妈已经走了,已经拉回寨勇,我们是回来拿东西的。

我问满孃:妈是好久走的

满孃说:是今天早上9点钟。我和大嫂早上8点过钟还扶她坐在床上,妈对我说,你快打电话通知贵阳的两个哥。我回答她昨天已经打过了。她又有气无力的说,贵阳你两个哥不知道他们回不回来啊,他们不是我生的。大嫂还对妈说他们两兄弟已在回来的路上了,如果您老人家顶不住了,你就仙去。过一会儿,妈就逝世了。




听到这里,我眼泪水流出来了。

满姑爹开着他的拉沙车,我们往寨勇的家赶去。

到了寨勇,一进家,我就在安放母亲的堂屋朝母亲跪下了,我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我边哭边说:妈,我们从贵阳回来了,我们来给您送终了。

满孃在旁边哭着说:妈她已经知道了,四哥,你快起来,你快起来。

满姑爹和满孃把我扶进箱房,叫我不要再哭了。

母亲临终前的那句话,让我一辈子都感到内疚,她老人家是带着一种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如果我和二哥在她断气之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会走得很安祥。

后来,满孃写信给我说:妈去逝时眼睛就是不闭,你和二哥回来她眼睛闭了。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又睁开了,等二嫂回来到家后,她又把眼睛闭了。

或许,母亲就是在等我们全部都到齐了,她才安心走的。

编辑:网站管理员【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上一篇:洪水滔天与人类的传说
下一篇:父亲
相关信息
最新图片
最新发布    
·贵州从江: 下江镇中心... (07/05)
·贵州从江:下江镇开展“... (07/05)
·缅怀先烈忆历史 锤炼党... (07/05)
·江苏孟琴女士爱心团队心... (07/05)
·刚边乡中心小学开展“童... (07/05)
·奇特图腾树 厚德蚩尤魂 (07/03)
·荆蛮与楚国 (07/02)
·同源共祖 (06/29)
·余热生辉“再奋蹄”,退休... (06/29)
·一只泣血的疯狗在狂吠 (06/28)
苗族人物    
·王贵旭:第一书记勇担当... (06/11)
·石朝江:自题小像 (04/11)
·2020年纳雍县小花苗赛鸽... (03/29)
·选 春 联 (01/20)
·春节有苗族文化活动啦!... (01/20)
热点关注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2...[11947]
·贵州赫章:《苗族大迁徙舞...[4402]
·贵州从江:苗族同胞欢度“...[4384]
·贵州纳雍:六百年遗风——...[3529]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同...[3486]
·赫章县苗族传统文化传承学...[3437]
·搭乘“一带一路”快车道 苗...[2566]
·大方县苗学会主题教育实践...[1225]
·侯艳琴——新时代苗族“仰...[240039]
·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152739]
推荐信息    
·爱心款:捐款实时公告! [02/26]
·“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 ... [02/20]
·苗族文化“追梦人” [03/16]
·迎新春-蝶韵枫彩鼓声来:... [01/20]
·丹寨县贺岁公益电影《安... [01/19]
·十五年风雨路,亲情一家... [11/29]
·贵州省苗学会简介 [06/08]
·《苗学研究》杂志简介 [06/07]
·《中国苗族网》简介 [06/06]
·中国苗族网联系方式 [06/05]
 
Copyright www.chinamzw.com 版权所有:贵州省苗学会 备案/许可证编号:黔ICP备20004653号-1 贵公网安备:52011102002516号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贵州民族大学老校区六号教学楼211室 电话:0851-85620228
网站管理:13688513435(潘昌勇) 投稿邮箱:2114621977@qq.com 中国苗族网QQ群:37732091
免责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转载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权,请告知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您的合作!
网站设计: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